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天神荒芜 第一章 初来倾城

发布时间:2019-09-24 15:23:58

天神荒芜 第一章 初来倾城

“鸿蒙未辟,宇宙洪荒……”

“亿万斯年,七界不张……”

“荒芜开天,浊沉清扬……”

“天高地厚,乾坤朗朗……”

“日月星辰,罗列其上……”

“神界值守,七界安康……”

悠远的古琴声,伴随着苍老而低沉的声音,响彻天际,回荡缭绕。

倾城中,车水马龙,气派豪华。人流不息,穿金戴银。酒楼林立,富丽堂皇……

一身穿兽皮的清瘦少年,东张西望,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陷入沉思:爷爷説,这倾城是梦璃大陆最富有的城市,也是富豪权贵云集之地。没想到就是如此模样。

啊,我韩冰终于从西山禁地走了出来,这里的空气好像都格外舒畅。

他伸展了一下胳膊,望向远处一栋古老的xiǎo楼。

此楼为金丝楠木构建,虽经千年风雨洗涤,却依旧泛着金色的流光。而那一道道破损的裂缝,更让此楼看起来别有一番神秘味道。

xiǎo楼的牌匾上,“清风楼”三个字清秀洒脱,如同一绝色少女,站在古老的城墙,风姿卓越,曼妙有趣。

韩冰顿时大喜,呢喃道:“那,就是爷爷説的地方呀!”

此时,一紫色云锦长袍男子,昂首阔步的从他侧面走来,嘴角一歪,大步流星的靠近他。

韩冰正出神的望着牌匾,没有发现此男子的出现。

紫袍男子见他无动于衷,嘀咕道:“哪里来的土包子,敢挡本少爷的路!”

韩冰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语,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心中想道:他,就是爷爷説的那位花家大少爷花荣?

花荣见状,面色发红,冷哼一声,使劲的用手肘推向他,往前走去。

韩冰踉跄后退几步,差diǎn就摔倒在地。

还真是名副其实,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花荣得意一笑,回头看向他,“土包子!”

韩冰慢条斯理的拍了拍衣袖,怯生生的盯着傲慢的花荣。

如果我梦璃大陆第一家的嫡孙,都算土包子的话,那你又算什么呢?

难不成,是条毛毛虫?

花荣心中思量:他到底哪里不对劲?仿佛此人,跟自己天生犯冲一样。

想到此,他情不自禁的移动脚步,傲慢的説:“怎么,土包子,难不成……你还想收拾本少爷?”

韩冰慌忙摇头,没敢言语。

花荣冷笑一声:“你,也不打听打听,本少爷可是这倾城花家的少爷。真是个土包子,不仅不认识本少爷,还敢挡了本少爷的路。”

韩冰面无表情,心中冷哼:挡你路又怎么了?要不是我需要一个身份回韩家,哼……今日就可将你灭杀。

花家?不就是跟我父母之死有关系的花家嘛。等我韩冰成为修灵界的强者,第一个就拿你花家开刀。

此时,不断的有围观者涌来,将整个道路堵得水泄不通。

他望着众人,歪着脑袋,抿了抿嘴唇,天真的问道:”花家,很大吗?”

花荣冷笑:“你这个土包子,来了倾城,居然连我花家都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本少爷可以告诉你,整个倾城西北地带都是我花家的地盘。”

围观众人听到此,七嘴八舌起来。

“我看他,就是个傻子!”

“也许是从外地来的吧!”

“你看,他穿的这么奇怪,一定是脑子有问题!”

……

花荣听着众人的话语,更加得意,当即被冲昏了头,步步逼向韩冰,用那白皙的食指,搓向了他的额头。

就在手指碰到额头一寸远之际,一道紫色的微光,从韩冰眉心闪现。

花荣的手指,仿佛不听使唤,如何也不能触碰到韩冰的肌肤

天神荒芜  第一章 初来倾城

。反而,有了轻微的痛感。

花荣大怒:“咦,我説你一个土包子,居然敢暗算本少爷?”

他一边説,一边使劲的推了推韩冰的肩膀。

花荣长得魁梧,身高六尺左右,而韩冰最多五尺,身子单薄。

众人早就料到,此次,韩冰定当被推倒在地。

可是……

让人大跌眼镜,韩冰居然站在那里纹丝不动,而花荣,却抱着自己的手腕,脸冒青筋。

尽管,他在极力隐忍,却依旧难掩此时的痛苦。

围观众人,也有人看出些门道,偷偷的离开此地。

韩冰瞪着可怜兮兮的大眼睛,皱着眉头,问道:“请问,什么叫土包子?”

此言一出,四周没有散去的围观者,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暗暗为这个单纯的少年担心。

花荣谩骂道:“你这个xiǎo畜生,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你?你不过就是一个修灵之人。以为我花家,就没有修灵之士吗?”

修灵之士?你居然认为我韩冰是修灵之士。虽然我有着灵根,却很不巧,还没有进入修灵界。

如果我真的进入修灵界,你以为我还容许你如此骂我?

不多时,花荣身后就多出了数位身泛紫光的男子。

韩冰看着花荣,傻头傻脑的説:“你想干什么?”

花荣冷笑道:“干什么?你这个土包子连这也看不出来吗?本少爷我想揍你!”

韩冰吞了吞口水,指着花荣身后的数人,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让这么多人,来欺负我?”

花荣笑着説:“欺负你又怎样?本少爷我高兴!”

他对着身后几人招了招手,“去,给我狠狠的揍他,看他以后还认不认识我!”

几位男子一听,立刻将韩冰围在中央,拳打脚踢。

韩冰没有还手,心中冷笑:呵呵,跟爷爷推算的一模一样。重重的打,可别手下留情。

清风楼二楼的一包房正中,身穿白衣的少女,团坐古琴跟前。她那纤长的手指,轻抚琴弦。

此女皮肤白皙,弹指可破,明眸皓齿,宛若天上星辰。她的一举一动,出尘脱俗——尽管,她不及豆蔻年华。

突然,女子原本将要挑拨的琴弦,在半空中震荡片刻,戛然而止。

只见她飞奔到栏栅旁,望向大街。

韩冰被五六个大汉围在中央,匍匐在地。而他的嘴角,有着一丝殷红流出。

少女慌忙从二楼,跳跃而下。她那矫捷的身姿,仿佛一道白光,出现在几个大汉身后。

她透过人群,看着被拳打脚踢的韩冰,鼻子一酸,眼中晶莹顿生。

韩冰看着少女伤心的模样,心中説道:傻妞,有什么好哭的。不是説好了,这是作秀吗?

少女闭上眸子,紧握双拳,而她的指甲,已经陷进了自己的手掌。

她低声央求道:“求求你们,不要打我哥哥!”

她那如泣如诉的声音,xiǎo如蚊虫。

而“咚咚”的拳打脚踢声,弥漫在整个空中。

女子泪流满面,看着一旁趾高气扬的花荣,走了过去,跪在他的跟前,拽着他的袍子,楚楚可怜的説:“少爷,请你放过我哥哥吧!”

花荣低下头,看着脚下娇弱的少女,心花路放:“怎么?那是你哥哥?真看不出,一个土包子,还能有你这样倾国倾城的妹妹!放过他也好,你可愿意跟我回花家,做我的暖床丫头?”

韩冰听着花荣的话语,心中冷笑:暖床丫头?花荣,你以为你是谁?傻妞,可是我韩冰的人。

此时,一辆金碧辉煌的马车恰好经过。

众人见到马车过来,纷纷让开,就连那高傲的花荣,也立刻没了嚣张气焰。

花家几人,停下脚下动作,快速的站在花荣身后,退到路旁。

少女见状,飞奔到韩冰身边,将他搀扶起来。

韩冰轻声説道:“妞,别哭了。”

少女压抑着自己心中的窃喜:这,是他第一次叫我——妞,这称呼也挺不错的。

可是她却在他耳畔轻声説道:“戏还没有演完呢。”

其实此时,韩冰脸上的瘀伤,就像一把刺刀,捅在她的心间,忍不住的往外落泪。

韩冰看了看躲入人群的花荣,心中笑道:爷爷的计划,当真完美,这时间也把握得正好。

花荣,我韩冰今日被你当众羞辱,日后定当让你尝尝更痛快的死法。

只见悠闲的马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阿贵,怎么回事?”

“老爷,路中央有两个xiǎo孩,好像受伤了!”

“哦,那等他们走了再过去!”

这声音,不大不xiǎo的灌进少女耳中。

她一边哭泣,一边跪着移到马车跟前,央求道:“老爷,求求您行行好,救救家兄。我和家兄从山里来,在倾城无亲无故,为了安葬家母,已经卖身清风楼。家兄是我唯一的亲人,请老爷您救救他!”

车夫见状,拿着手中的鞭子,狠狠的抽打少女娇弱的身体,吼道:“哪里来的野丫头,滚远些!”

少女背部,顿时出现一道红色的印痕。

众人倒吸口凉气:不愧是韩家,连车夫,都如此……

老者拉开帘子,看向车前的少女,又望了望坐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少年,眼神迷离。

突然,他淡淡的説:“阿贵,去,把这孩子的卖身契,赎过来!”

众人一听,立刻大惊:“这两孩子,是多大的福分,居然立刻成为了韩家之人。”

过了一会,少女就搀扶着韩冰,踏上了那辆金碧辉煌的马车!

……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成都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克拉玛依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天水妇科医院哪家好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在哪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