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我有特殊沟通技巧 第201章 日记

发布时间:2019-12-04 17:22:33

我有特殊沟通技巧 第201章 日记

就好像人类社会一样

,萌物们的性格脾气各不相同,唯一和人类不一样的是它们不会撒谎,高兴就高兴,不高兴就是不高兴,所以和它们打交道并不累,可……也并不能算是轻松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别人家的地盘以后“人”生地不熟,杨绵绵弱弱地问了一句有没有什么人从这里拿走了东西,但大家都不鸟她,甚至窃窃私语。

“咦,有个奇怪的人来了。”

“之前不是听说有个女孩子在找什么凶手么?”

“凶手是什么东西,好吃吗?”

“她该不会是小偷吧?”

心好累。她叹了口气,拔高了嗓门:“我说,认真听我讲行不行,有个人死掉了,杀掉她的那个人可能在这里出现过,并且拿走了什么东西,你们就当是帮帮忙好不好,告诉我他到底拿走了什么?”

大概是她严肃的语气感染了它们,大家嘀咕了一会儿,一张破了个洞的旧丝绒椅子说:“我记得之前……大概是一个月以前了,好像是有人来过如果你说的不是清洁工的话。”

“我听说他拿走了什么东西?”

“噢,是一本本子,它被藏在地板下面了,几十年来一直都没有被发现,它知道很多故事……但现在它被人带走了。”

杨绵绵原本还抱着侥幸的心理,现在只能遗憾地问:“它有什么特别的吗?”

“它知道很多的故事啊。”门锁说,“不像我,永远都只能在这里,这间房都不住客人,我不像其他小伙伴一样可以看很多有趣的事。”

“它以前的主人是谁,你知道吗?”

“以前的主人就是以前住在这间房子里的人啦,不过因为太久了,我们都没有亲眼见过,只是听它提起过,说它的主人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杨绵绵有点意外于这个词:“了不起?”

“对啊,它说它的主人是受到神明指引的人,它说的大概是指上帝?要他来净化人间的罪恶,其中一个被附身的它是不是那么说的就是很久很久以前死在这里的那个女的,它说它的前半部分其实是写了很多他们之间相遇的事情,那就像是一个很美好的爱情故事,他们相爱了,但是那个女人想要去当明星,所以和他分手和另外一个据说可以帮她演电影的人好了。

他觉得她肯定是被恶鬼附身了,所以用一种特殊的仪式要驱除恶鬼,恶鬼被杀死以后,那个女人也死了,听说这件事非常有名啊,你听过没有?我都听说好多次了,叫什么黑色大丽花,那是一种花吗?我没有见过,听说花园里有很漂亮的花,春天还会有蝴蝶,冬天会有雪,我真的好想看看噢。”

又是一个有浪漫情怀的小伙伴,然而重点是不是跑得有点偏了。杨绵绵只能把话题再拉回来,再一次确认:“以前住在这里的那个人是杀害黑色大丽花的凶手?”

“它是那么说的,它说那个女人被附身了,只有杀掉恶鬼才能救回他喜欢的人,”如果门锁可以摇头晃脑的话那早就摇摆起来了,“所以它的主人就把她杀掉了,它主人把所有的事情都记在它身上,然后藏在地板下面,他一直在这里,突然有一天就死掉了。”

所以说,杀害黑色大丽花的凶手其实和伊丽莎白曾经是恋人,因为伊丽莎白想要演电影而分手,然后那个男人就神经错乱了把她杀了,这也就算了,他还多年来都没有离开这个酒店,一直住在这里,人干事?这变态程度简直和萧天有得一拼啊。

不过,这件事毕竟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杨绵绵更关心是谁杀害了胡岚:“那你知道那个拿走本子的人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啊,他是个挺奇怪的人。”门锁看来很高兴有人陪它聊天,绞尽脑汁回忆能够帮得上她的线索,“他好像是躲警~察然后才躲到这里的,或许他是个坏人?他长得和你一样,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我很少看到你们这样的人啦,所以我记得很清楚噢。”

作为一个话唠,门锁的叙述里夹杂了很多没有用的信息,都是它的个人见解,杨绵绵恨不得喊一声“说重点”,但又怕它不说下去了,只能默默忍了。

“他好像就是那个时候发现本子的,把它从地板下面撬了出来,地板说它老疼了,它很少会有这样强烈的感觉啊,因为这么多年总是换新的,它的记忆力超级差的,而且基本上都不讲话,我们都觉得它快要死了,但是很奇怪啊,它还是好好的一整块地板,但是你说它所有的木板都被换成新的了,它还是它自己吗,是不是另外一块地板了?”

杨绵绵一脸震惊,作为一把锁,它居然在开始思考特修斯之船的问题了,也是服了。

“额,但那个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人。”

“噢,对,那个人,那个人很奇怪啊,他在这里看完了所有内容,然后大笑了两声,说了两句我听不懂的话。”

杨绵绵简直要抓狂了:“你没听懂?不是吧”最关键的地方掉链子真的大丈夫?

“我听得懂。”说话的是一本字典,关键是还挺新的,大概注意到了杨绵绵的目光,它有点腼腆,“我的主人是这里的清洁工,休息的时候她会在这里看书学习,最近她在学中文,她很棒哦,她说要去中国看一看,因为她妈妈的妈妈就是中国人。”

峰回路转,杨绵绵精神一震:“他说了什么?”

字典想了一想:“他好像是说了什么以前我一直坚信父亲的教导,但他所说的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那个时候我所做的一切并没有错,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父亲?错误?中国人?杨绵绵心里升起了相当糟糕的预感:“那你们知道他住哪里吗?”

“住哪件房不大清楚噢,不过是住这一层楼的。”门锁对此表示肯定,“那天警察要来查什么东西,他就急匆匆地从房间里跑出来跑到这里躲起来了,我没看见他是从哪里出来的,但肯定不是从楼下跑上来的,楼下也有杂物间嘛。”

躲警察?难不成是……偷渡来的?杨绵绵心里的预感越来越糟糕了。

“谢谢你们。”她匆匆告别,回忆着刚才看到的酒店入住名单,14楼一共43个房间,入住了26位住户,她对英文名并不敏感,好半天才有了一个怀疑对象。

sad。

悲伤的。她琢磨了一下,吴乐这个名字本来就有点奇葩,人家姓吴都取名都冲着无忧无虑这一类词的谐音,但无乐却反其道而行之,没有快乐,不就等于是悲伤吗?

杨小羊更谨慎,不肯下结论:“我觉得吧,外国人的名字都很奇葩啊,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铁匠啊土豆啊叫悲伤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但是,太巧了啊。”杨绵绵总觉得自己的预感会成真,“我都能碰上萧天了,怎么就不能碰上吴乐啊。”

“那你可以去买彩票了。”杨小羊自我吐槽,“这运气就真的太坑爹了。”

杨绵绵叹口气:“这都四点钟了,一天都要过去了,可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

明明知道他可能就在酒店里暗暗窥视着她,明明知道他们的距离并不遥远,但她却无法找到他。

“我觉得我们的思维不用这样,你被荆楚传染了。”杨小羊冷不丁开口,“他是警察,要有证据才能抓人,但我们不是,我们怀疑吴乐是主观推断,但的确是因为他和所有线索都对得上,既然没有任何突破口,不如就把他当做凶手来推演吧。”

杨绵绵有点心动,但想了会儿还是摇头:“符合条件的太多了,不能用这个往别人身上套啊,这是本末倒置了。”

“我们不是警察,我们又不抓人,”杨小羊强调了一遍,“我想的是,不如用排除法试一试,假设吴乐是凶手,那你觉得他为什么要杀掉胡岚?”

杨绵绵想了想,不大确定:“她死的时候一件衣服都没有,不一定是红衣服啊。”

“我觉得专挑红衣女人下手是乐文和周大志的毛病,吴乐没道理延续乐文的癖好啊,他们是因为害怕所以想要杀人,但吴乐对乐红的事情应该是不知情的,而且他也说了,父亲做的是错误的,他做的是对的。”

杨绵绵冷汗都要下来了:“他唯一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好像就是我吧?”虽然之前一直调侃自己是女主有事故体质,但真的被一个变态杀人犯盯上的感觉可不好,尤其是现在敌在暗我在明,更是让她如芒刺背,坐立难安。

“老实说,”杨小羊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我觉得胡岚长得和你有点像啊……”

杨绵绵干笑一声:“你别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姒筱雯给我们看的照片是她们之前拍的,胡岚是栗色的长卷发,但是你注意到没有,看到尸体的时候胡岚好像是黑色长直发吧,据我目测,她的身高体型也和你挺相似的。”

仿佛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杨小羊定格她的记忆,根据水箱的长宽高为参照物,添上辅助线,很容易就算出了尸体的长度。

杨绵绵:“……我头一次恨自己过目不忘还有超强计算能力〒▽〒”

...

册亨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镇雄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广西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黑龙江哪的医院治癫痫病好
襄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