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玉羽仙妖 第一百一十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发布时间:2020-01-16 20:08:48

玉羽仙妖 第一百一十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墨瞳自怀中取出一十分精巧的匣子,匣子是古铜色,密密的雕刻着各式各样的符咒,

这匣子安静的躺在墨瞳的掌心,自缝隙处不断有红色的光晕溢出。

墨瞳神情肃穆,对着匣子低低的念了一句咒语,匣子脱离掌心,飞到半空之中,红色的光芒似化作无数华丽的金沙,散落在墨瞳和东华的周身。

这一场景十分诡异而美好,还在伤心的原因也似被这场景惊住了,忘记擦拭不断跌落的泪水。

东华望着金沙之内不断变大的匣子,低低叹息道“这世间又有几人能耐猜得到,你居然将这姻缘簿与你本人合二为一,怪道天帝对你如此偏爱,你却是做的滴水不漏!”

墨瞳自嘲的笑“若真是滴水不漏,烟萝怎会落得这般田地”话毕专注的化解封印,不断有红色的光晕自匣子的缝隙处四散开来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

东华也不再多话,缓缓推动守护结界,使得整座无香殿再多一层庇护。

外间摇着羽扇,慈眉善目的云长老突然警觉的朝正殿看了过去。

心内暗道不好,无香殿内不知是谁催动法力,似要解封一法器。

云长老微微欠身与谨长老对视一眼,两人飞身化作两团青光消失,下一秒钟已现在无香殿门前。

其他长老也随之起身面面相觑的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故,是的一向沉稳持重的云长老如此慌乱的亲自查探,却是发生了怎样的大事。

“发生了什么?可要一同前去?”

“七长老且慢,一切待云长老回来再说”其中一名长老拦住了七长老欲动的身体。

云长老与谨长老几乎同时出现在视线之内,这两人到了无香殿结界之外,却未停下,两人合力化出法力想要突破无香殿外部结界。

隐形的光幕在二人强攻之下,似带动整座无香岛剧烈震颤起来。

余下的几名长老不约而同盘膝坐在地上,下意识的坐成北斗七星的样式,隔空念决,手指朝天。几人的法力同时聚合在一处,朝无香殿结界袭去。

巨大的亮光爆裂开来,云长老与谨长老适时退开,结界无香殿之下平静无波的海平面似同一时间怒吼起来。不断有咸腥的海水溅落在长老们的身上。

有那修为浅的长老被海水碰触顿时痛的呲牙咧嘴,却依然咬牙坚持。

整座无香岛微微倾斜,有些微泛着红光的海水渗了进来。

长老们见长离地飞身而起,手中的法力却未停下,渐渐的结界被撕裂一个口子。云长老与谨长老同时强攻,无香殿的大门顿时洞开。

谨长老面上一喜,飞身冲内里飞去,云长老轻唤道“师弟!”声音却淹没在谨长老被结界摊开的痛呼里。

云长老本欲接住谨长老,谁之甩出去的速度极快,谨长老的的身体顿时破除了其他长老合力的阵形,一时间全都朝下跌落。\.ai

云长老隔空化出一柄光剑,剑身越长越宽,光芒在半空中飞旋,总算将各位长老接住。

云长老再看眼前的透明结界。结界上空似蛛般盘根错节,微微的泛着红光。

他压根也没想到这无香殿的大门之内居然结起了一道法界。

而这法界的力量来源果然不同于净水,他一时间也不好做定论。

只得冲着谨长老所在的方向道“你等且将谨师弟带回长老殿去!”

“云师兄,云长老你要自己应战吗?”

“各位莫要担忧,这法界虽利害,全没杀伤之力,今日之事,许是我等唐突了,毕竟此事不是子逸一人之事,还涉及到净水与天界的关系”话毕转头冲着七长老道。

“你且分派弟子到四座附岛查探。可是那四岛的结界也有损伤,及时回报!”云长老面上笑意全无。

“师兄!”谨长老低低唤了一声

云长老面上带着万年不变的笑意,冲着谨长老道“你且回去休息,这里我一人便可面瘫当家的越狱妻!”

“师兄此时你断然不可手软。若不然…别似从前的我那般”谨长老的话似断了线的风筝,瞬间淹没在汹涌澎湃的海面之上。

墨瞳望着谨长老消失的方向,低叹一声“谨长老伤的如此利害倒是我未料的”

“月老殿的结界怎会有攻击之力,不是只有守护的力量吗?”东华望着眼前密如蛛的结界,似问墨瞳,心内却有了旁的计较。

“谁说月老便是百无一用”墨瞳嘴角那抹戏谑似带着自嘲的味道

“姻缘簿讲求的是阴阳平衡。平日里只有庇护世间姻缘的力量,可若有人肆意打碎自身姻缘,那,自然会收到姻缘簿的反噬”

“反噬?这般严重?”东华略微沉吟“为何你从未提及!”

“这是月老殿的秘密!”

“也就是说,所有不按照天命所牵的姻缘,肆意破坏姻缘之人,定然会受到天罚?”

“可以这么说!而且这姻缘簿到了特定的境遇之下,会选择沉睡,抑或攻击“

“真是闻所未闻!”东华摇着折扇“那岂不是便宜我了,我可以去小睡一会儿了!”

墨瞳伸手拦住东华“那般长老不是打不过才走的,他们该是已察觉到净水附岛有异,所以分出力量去查探,若他们强攻,我是一时半刻便会散尽功力!”

“所以”墨瞳那双晶亮的眸子转向东华“云长老很快便会发现,这结界对于从未动过情的仙人来说,根本半点儿力量都没有!”

“动情?不会吧,这人已经多少岁了!”东华的话音还未落下

结界之内突然走出一老者来“承蒙东华上仙关心!老头子安然无恙!”

一身青衣的云长老毫无损伤的自结界处走了出来。

“这结界被破的也太容易了些吧!简直兵不血刃!”东华自语道。

墨瞳嘴角那抹戏谑直接延伸到眸子里“云长老,可是棋瘾发作,来的正好,不若你我坐下喝杯清茶,再杀他几回合!”

云长老慈眉善目的笑着,一把翠色羽扇轻轻摇动,墨瞳已感受到强有力的压迫之力转来

“老人家老了就容易老眼昏花,原本当作朋友的,谁知竟在老头子眼皮子底下玩儿猫腻儿!”云长老虽是笑着,可墨瞳已知道他此时很生气。

墨瞳说着已化出一桌热气腾腾的新茶“刚刚烹好,云长老请尝尝!”

“哼,别以为一杯清茶就把老人家打发了,呃,这什么茶,这样苦涩难当!”云长老难得的收起面上的笑,一杯茶被他整个灌到口中,若不是碍着面子几乎要呕出来。

墨瞳微微笑着“不知长老前来所为何事!”

“哦?月老上仙不知老头子为何前来?那老头子也不兜圈子了!我来是为了她!”云长老手指直点烟萝,指尖化出的青光瞬间转向烟萝

这光芒倏然到了近前,烟萝却半点儿没有闪躲,眨眼的功夫便被光芒所吞噬。

无香殿静的可怕,墨瞳与东华石化般愣在原地,连惊呼都没发出来,一切似已圆满了。

云长老郑重的点点头“得来全不费工夫”未完待续。

...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预约专家号
六一儿童医院正规吗
保定白癜风治好费用
赣州治疗阳痿方法
厦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