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不务正业的神大人 第十八章 人类为何要互相伤害

发布时间:2020-01-17 02:38:46

不务正业的神大人 第十八章 人类为何要互相伤害

公平这种事,永远都只是相对的,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顽皮的幸运女神究竟会做出怎样让你瞠目结舌的事情来。换言之,脸黑的非洲人从来都没法跟那帮白净的欧洲鬼子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这这这,你这样子也太过草率了吧魂淡!”

凪觉得自己现在还能抢救一下,原本她以为像安德罗妮这种浓眉大眼的家伙肯定是个成熟稳重的人,万万没想到在这种时候他居然叛变到了逗比侧了!

“这可是神大人做出的决定啊凪小姐!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主要是因为现在时候不早了,我一会还要去工作呢,咱们赶紧结束就好了。”

安德罗妮很帅气的伸手一指,笑的露出了他的大白牙,带着点无可奈何的感觉说道。

“胡说!咱才没有做出过这种决定啊!这算什么嘛!不带这么玩游戏的啦!”

凪蹲下来,把属于自己的那根木琴狠狠扎到地上,委屈地叫道。如果是技不如人,凪就算很傲娇也是会输的心服口服,顶多抱怨两句罢了,但是这一会算什么啊?口口声声称自己是什么技术型玩家,可是最后居然靠扔硬币取胜,这说到底还是安德罗妮其实只是来这里玩而已,对于胜利与否这个问题,对于他的分量是远远比不上凪的。

“就算你这么说啦。。。。。。”

安德罗妮在尚未离场的几人的鼓掌祝贺下,接过法官小姐给他送过来的最终奖品,虽然最终是靠运气取胜的,不过纵观整场游戏,从一开始保下眼镜少年,之后坚持维稳求胜的策略以及最终依靠骑士的身份完成逆转绝杀,在平民一方他是当之无愧的领导者和致胜的关键。

“啰嗦!咱又不是很想要什么魔导傀儡呢!咱只是因为好心才来陪你们这帮笨蛋玩玩的!咱可是炼金术导师啊,什么魔道傀儡想炼几个炼几个啊魂淡!”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同样的魔导傀儡对凪来说,原作品和山寨的复制品的意义可是具有天壤之别的,堵上她作为otaku的尊严,绝对不会因此放弃对正品的追求——嘛,其实简言之就是说:死宅就是矫情啦。

“凪,输了就是输了,不要在纠结了,时候已经不早了。”

在一边围观了大半场的切尔苏根冷不丁的开口说道,这场游戏所有的参与者之中,他可以说是最无所谓的一个了,无论是什么春日姐姐的魔导傀儡或者是什么游戏胜利者的头衔对他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本质上来说,他就是卖了凪一个面子陪她玩了会过家家罢了。

“可是,可是他!”

凪愤愤不平地指着安德罗妮叫道。

“运气是实力的一环,不爽不要玩。没有人会在意失败者败犬般的叫嚣的,唉,算了,我们赶紧走吧。”

切尔苏根话说到一半便发现自己似乎说的有些重了,他叹了口气,把更加尖锐的话咽进了肚子里,又点起一根烟转身踱步离开了帐篷。

“连你也,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凪原以为切尔苏根会安慰她两句的,却没想到切尔苏根却只抛给了她这么几句刻薄的话,她拿自己的拳头一下下狠狠的击打着地面出气,仿佛地面就是那些坑了她的魂淡们的脸似的。

“喏,给你。”

然而就在凪快发泄完时,一个精致的木匣却被人用手一点点推到了她的面前。

“唔?”

凪有些迷惑的抬起头,却发现安德罗妮正和蔼的冲着她笑着。

“我又不是很喜欢这东西啦,你想要的话,拿去就好了。”

安德罗妮拍拍凪的脑袋道,祭典什么的,本来就是拿来给小孩子开心的嘛,自己要是看着凪这样子难受还什么都不做的话,传出去只会让帝都的人笑话的吧!

“真的?先说好,咱可不是超想要这个的说!”

凪把手放在木匣上,双眼闪烁起期待的星星,小声的问道。

“当然,不就是个小人玩具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安德罗妮用手托着下巴,做出一副很大度的样子道。

“可是这个在帝都至少可以卖好几百帝国银币啊,你真的是个好人呢!”

凪抚摸着木匣,带着点吃惊的语气说道,虽然说几百银币这个价位有些虚高,不过本着死宅的钱就是好赚的原理,只要你敢卖,绝对是能卖出去的。

“什么!那还是算,额。”

安德罗妮哪里知道现在帝都宅界的市价行情?他原来以为这东西顶多价值几个银币罢了,万万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要知道这差不多是他这种高级军官一个月的领的俸禄的钱了。不过当他刚想反悔时,却发现不知何时凪已经把木匣牢牢抱在怀里,然后还以看贼一样的目光凶巴巴的盯着他。

“呐,你刚想跟咱说什么啊?”

凪微笑着问道,顺手把木匣抱得更紧了一些,煮熟的鸭子还能让它飞了不成?

“嘛,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啊凪小姐,这个世界上能像父母一样宠溺着你的家伙可是很少的,比起我这样做,也许切尔苏根先生他的话才是真正应该值得你感谢的吧。在这片大陆之上,失败了,能得到的可能并不是什么安慰和鼓励,恐怕更多的嘲笑与加害吧!如果不能站起来直视失败的话,下场可是很惨的。虽然你年纪轻轻就成为了这大陆闻名的圣劳伦斯学院的导师,但是将来的路可不是会永远像过去那样一帆风顺的哟!总有一天你的父母也会老去,没有他们的庇护,你还能独自向前吗?”

这么多钱就这么飞了,安德罗妮也只能当自己刚刚是做了一场美梦得了,不过既然没有把钱要回来,那么至少让他装一波逼好了。摆出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安德罗妮有板有眼的摸着凪的脑袋教导道。

“你懂什么。”

然而令安德罗妮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番看起来很有哲理的话不仅没有让凪幡然醒悟,而是像触动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似的,让凪身上的气场一下子变的冰凉。

“你懂什么啊魂淡!”

凪低着头,痛苦的叫道。

“我,我又怎么啦?”

安德罗妮被凪这奇观的反应弄的一时摸不着头脑。

“父母什么的,咱才没有!咱也才不需要!”

朝安德罗妮声嘶力竭地甩下这么一句话,凪紧紧抱着画有春日的木匣夺路而逃。

“就你话多!”

安西雅拿手把眼皮撸下来,冲着傻在原地的安德罗妮做了个鬼脸道,赶紧追着凪跑了出去。

“难道她是孤儿吗?那孩子。”

安德罗妮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所以他并不能了解根本不曾被父母荫蔽过的孩子的心情。

“安德罗妮先生啊,你虽然人很好,不过可惜是个大傻瓜呢~”

法官小姐从讲台上跳下来,重新捡起她的阳伞,她拿手往安德罗妮脑门上一戳,明明满脸温柔的笑容,可是说出的话却让安德罗妮瞬间在风中凌乱了。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在哪里
成都送子鸟医院丁汝平
亳州牛皮癣治疗费用
呼和浩特治牛皮癣医院
沈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