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天庭小狱卒 第七百九十七章 让你终生难忘

发布时间:2020-01-17 03:47:18

天庭小狱卒 第七百九十七章 让你终生难忘

“你找谁?”小伙看到刘浪,不由得一愣,地下室这块住的都是穷人,像刘浪这种西装革履的人很难看见。

“钱书新在里面吧?”越过小伙的肩膀,刘浪向里面看了看,地下室没有窗户,里面只开了一个小台灯,不过依旧可以看到钱书新的身影。

地下室的面积很小,两张单人床分别靠近两边的墙壁,中间有一个一人多宽的过道,钱书新正在向一个蛇皮袋里装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钱哥,找你的。”黝黑小伙转回身喊了一声,便回到自己的床上躺着了。

刘浪迈步进了地下室。

听到是找自己的,钱书新一下停住动作,然后警惕地望向刘浪,“你是谁?”

刘浪带着面具,跟真实的容貌没有丝毫的相似之处,更何况,钱书新和刘浪之前也只不过是一面之缘,怎么可能认出来。

“我是谁不重要。”刘浪淡淡一笑,“倒是你,不是母亲生病回老家了吗?为什么还留在京城,而且刚才,你去医院干什么?”

“你跟踪我!”钱书新骤然变色。

母亲生病这个理由,他只跟济丰园的人提过,这意味着,眼前这个突然找上门的男人,跟济丰园脱不开关系。

不过很快,他就冷静下来,怀疑又怎么样,没有证据,他只要死不承认,到警察那里,这件事跟自己也没关系。

“只是碰巧遇到而已。”刘浪看到钱书新的表情变化,更加确定,食物中毒的事就是钱书新搞出来的,“说说吧,你为什么要害济丰园?

“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有证据吗?”钱书新义正辞严道。

“证据?”刘浪之所以没有报警,就是因为,警察办事过于死板,凡事都讲究证据。

钱书新如果一口咬定跟自己没关系,估计警察问完话,就得给放了,根本救不了文锦辰。而换成他的话,就可以上些手段了。

把钱书新先制服了,然后扔进派出所,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咱们还是出去谈吧。”看开门的那个小伙正一脸狐疑地望着他们,刘浪对钱书新说道。他不想影响道其他人。

“我又不认识你,跟你有什么好谈的!你赶紧走!”钱书新根本不配合。

“看来我得亲自动手请你啊!”刘浪笑了笑,迈步走到了钱书新面前,一伸手便抓住了钱书新的手腕。

正如之前吉广见在里说的,钱书新有两下子,见刘浪用强,钱书新抡圆了拳头,就想给刘浪来一下。

可是拳头刚挥到一半,他忽然感觉全身一阵无力,举起的胳膊一下耷拉下去。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刘浪手指微微用力,扣住了钱书新脉门,一旦被扣住脉门,唯一的结果就是任人宰割。

“我就是跟你谈谈,你不用那么紧张。”刘浪笑了笑,刚想拽着钱书新出地下室,找个无人的地方解决问题,钱书新的身体忽然剧烈的抽搐起来。

刘浪攥着钱书新的手一下就放开了。钱书新瘫软到地上,手刨脚蹬,嘴里还吐出了白沫,只是抓了一下他的脉门,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他的羊角风犯了!”就在这时,坐在旁边床上的黝黑小伙腾地一下跳起来,左右看了一下,忽然发现一个木头鞋刷子,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去把鞋刷子拿起来,然后蹲到钱书新身边,一扳钱书新的下巴,迅速地将那鞋刷子的一头塞进了钱书新的嘴里。

而后,他随手抓过枕头上的枕巾,垫到钱书新的脑袋下面,然后狠命的按住钱书新的身体,不让钱书新再乱动。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看得刘浪有些吃惊。

吃惊过后,刘浪也蹲着身体,抓住钱书新的手腕,摸了摸钱书新的脉象,结合着钱书新抽搐和吐白沫的症状,羊角风的概率至少有九成以上。

刘浪还指着钱书新给文锦辰脱罪,所以不可能让钱书新出事,略微思考了一下《青囊书》中有关羊角风的诊治方法,他便拿了三枚银针。

一秒钟之后,三枚银针分别扎到了钱书新的手,颈,和头部的三处穴位上,本来在不停抽搐的钱书新一下安静下来。

压在钱书新身上的黝黑小伙看着那三枚银针一阵的发愣。

“起来吧!一会儿他就没事了。”刘浪拍拍手,站起身来,同时提醒那个黝黑小伙。

小伙赶紧站了起来。

望着刘浪沉默了片刻,她有些紧张的问道:“为什么你扎了他的伏突,睛明,合谷三处穴位后,他会安静下来?“

“看起来你对中医很了解啊?”刚才刘浪就觉得这黝黑小伙的急救方法很专业,现在,他竟然还能一眼就看出自己所扎的穴位名称,刘浪顿时好奇起来。

看小伙的穿着很朴素,不像是专业学医的,这个年代,即便是那些专业学习中医的学生,也不见得能记住人体的全部穴位。

“我爷爷原来在村里当大夫,我经常看他给人治病。所以,知道一些常识。”小伙挠了挠脑袋解释道。

“只是看看,就懂得这么多?”刘浪惊讶道。

“我爷爷有很多的医书,一有时间,我就偷偷的看。特别是,人体的各个穴位,我闭着眼睛的都能找到。”小伙有些骄傲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没有学医?”刘浪不禁问道。

“我爷爷在我十三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家里实在太穷,我上到高一就辍学了,然后出来打工。”小伙神色黯然道。

“可惜了。”刘浪不禁摇了摇头。

这时候,钱书新慢慢地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自己有什么毛病一清二楚。

“钱哥,你这次发病比上一次厉害多了,如果不是这位大哥,你恐怕就出事了。”黝黑小伙将钱书新扶起来说道。

“他?”钱书新神色复杂地望着刘浪,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救你只是想让你说实话,你如果还不老实的话,那我只能在在你身上加几根针了,中府,孔最,列缺,鱼际,这四个穴位随便取三个施针,相信一定会让你终生难忘。”刘浪一边说,一边又拿出了三根银针。

听到刘浪所说的那四个穴位,旁边的黝黑小伙脸色顿时为之一变,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大庆市红岗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蒙城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白癜风医院
南阳牛皮癣治疗方法
湛江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