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能源产业的再升级智能电网与新能源的机遇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19:02:29

  水电的发展也是这样,我觉得长江三峡公司老总说的很好,作出了很大贡献,但是也有一些问题。我们要认真的反思,找出这些问题的答案,送了一本杂志,意思大概就是错位的改革。我的问题不完全按这个观点去看,我认为这首先是一个利益碰撞的结果,为什么呢?因为过去我们是一个全国规划性的,国家组建大公司开发,开发了就把它送出去。但是,我们忽视了当地人民的感受,人家祖祖辈辈住在那个地方,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得到的利没有那么多保障。跟我们在新疆开的那么多天然气,大家新疆要煤改气,也用不上那么多气,他也要申请,新疆人很有怨言。这就是国家利益调整的过程,过去我们为了赶超,我们为了国家的工业化,我们全国统一来规划,来实行。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社会发展到今天,必须要解决利益格局的事情,所以这是个利益碰撞。水电都叫国家公司去开发了,我没有利益,我就得组建地方上的开发,地方开发脱离了国家这个了,所以开发的多,送出的少,很多东西国家没规划,电源就开发出来了。所以,这是一个利益的问题,深层次的是这个问题,不在于谁做这个事。

  三峡消纳也是这些问题,有些地方水电多,把水电给湖北,湖北本身就水电很多,你还要鼓励它发展中小型的水电站,它地方上当然首先得保护它的中小水电站。所以,大水电要送给他,他需要你的时候很欢迎,不需要你的时候,他就不能够给你兑现这种承诺。所以,这是一种体制、机制、利益的问题,我觉得这些深层次的问题要把它搞清楚。我脱离了主题了,我说的意思就是很多东西要认认真真去思考。所以,说到智能,我们从研究的角度和公司的角度是不一样的,说法不一样,但是立场也应该不一样。

  张超:刚才谈到改革,我们做课题,做内参已经做了很久了,可能也是在座很多朋友特别感兴趣的话题。前不久国家发改委下发了一个通知,在深圳进行体制改革的通知,韩老师您是否有参与?这个通知基本上的一个政策就是放开两端,监管中间。这个制度对我们正在建设的有没有什么影响?对于这三位新能源企业有什么影响?

  韩文科:第一、我没参与,我知道这个事,知道这个大体的内容。我的看法,这是目前的改革,它还不是电力体制方案制定出来以后的改革。为什么?它仍然是政府在定电价。比如既然市场要放开,销售电价到底由谁来决定?这个机制应该由市场来决定,应该过渡到企业自主定价,企业就是一个企业,企业要有自主性,当然对的监管这是必须的。我认为这是一个试验型的,过渡型的方案,它不是一个充分竞争的方案,人家也没有说是一个终极方案,只是在目前的基础上的推进。它对新能源,对这些有多大的利好,影响是有,我判断不出来。

  张超:我们做智能电和新能源课题的时候采访了很多专家、学者,大家对智能电给予很高的评价。比如之前采访的一位专家,他说智能电是一次革命,主要的利好是新能源企业,带来的是新能源企业的又一次革命,所以这也是这次我们把议题定为新能源再革命的说法。我们也采访了中科院能源的首席科学家,他说智能电之未来五到十年中国经济的一个新引擎。所以,一定程度说,大家对智能电还是有一定的评价,也比较积极。我们最后给大家提的一个问题,就是因为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国家已经释放出积极的信号推动智能电的建设。相对来说,较之以前可能还是比较隐讳的时候,可能智能电的建设会上一个快车道。你们认为如果智能电上了一个快车道,它会新能源产业的发展,会不会真正的进入到一个再革命的阶段?

  毕亚雄:前面已经讲到智能电的必要和重要性,智能电它的形成肯定是对新能源,包括新能源在内,我们国家多种能源综合利用,或者说优化配置的一个必须。至于大家争论的无非就是说,智能电也好,坚强电也好,一个实现性,它的成本会怎么来衡量。这个里面需要有一个系统性的规划,就是智能电大通道,坚强电的规划和电源的规划必须配套和吻合,这是第一。

  第二、的确要有超前考虑。所以,高压、、交流还是直流,除了技术问题是属于科学的规范以外,从经济可行、从长期可持续发展,就要把现在的考虑与未来必须一体化,不要考虑到临时以后又改道,这就是我所认为的智能电的必然性,并且无非就是在体制上,从国家给的政策上怎么来保障,也不单一是一个简单市场化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电力系统的特点发输供用同时完成,所以它的市场化一定是有限的。当然,计划性它也是带有市场性质的,提前一年,提前五年,提前十年,甚至这也是一个占领市场的表现。所以,恐怕要市场手段和能源的政策要相互结合和呼应起来才行。

  宋旭丹:因为咱们今天在座的都是中国的电力专家,都是业内的大腕儿。我想也可以把法国的一些实践以及现在它对能源转型的一些政策上的考虑跟大家分享一下,也许可以对中国进一步的发展和革命,能够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在发电口径来讲,它是动态的,根据每年需求条件,气候条件,以及各个装机不同的特性,它的大修的安排等等,每年它是一个动态的。平均下来核电在煤电年度的总发电量的比例这几年都是在75%到82%左右这样一个范围。它的可再生能源也能够达到10%,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10%。实际上在法国,它基本上是单位发电量的碳排放量非常低,在整个欧洲是很低的区域了,法国是欧洲最低的过程。它之所以能形成这样的局面,我觉得它跟刚才谈到的体制、机制、技术、配、输以及发电的各种构成有关系。

  还有一点,非常值得我们关注,就是对人的关注。举个例子,法电做了大量的宣传,在公众做了很多的宣传,实际上法国不存在对核的恐惧性,即便在福岛事故发生之后,我们也做过调查,对核电的支持率也都能够达到一半以上的支持率。同时,我们在做水电开发以及新能源开发,还有智能电的一些推进的方面,也做了很多大量的公众宣传的工作。我们同事也跟我讲过,法电搞过一个活动,深入到社区,深入到每一个居民那儿有一个活动叫做 我与瓦特 这样一个活动。可见能够让更多的公众、老百姓去有一些切身的体会,对清洁能源的利用,对清洁能源的促进这方面一些切身的体会,我觉得对我们实施整个的能源发展,智能电的发展都是非常有好处的。

2016年成都其他战略投资企业
【亿欧智库】中国云计算的十年江湖
2011年佛山文创教育战略投资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