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后唐皇后富可敌国却不愿赈灾我夫妇有天命1

发布时间:2019-12-04 23:24:00

后唐皇后富可敌国却不愿赈灾:我夫妇有天命

如果现在还有视钱财如粪土的人,那么不外乎两种情况:一是这人没什么钱,二是这人有的是钱。第一种情况颇有自命清高的嫌疑,兜里不宽绰,但还够用,又瞧不起那些满身铜臭满脑子高粱花子的人,就高傲的昂起头,自顾自的表现不屑一顾。另外一种情况,则是一种习惯性麻痹。因为有着足够多的钱,以至于花钱都没了感觉。这样的人也是少数,请不要随便对号入座,你可能还不够资格,只要你的钱还能表示成一个数字。

不过不管怎样说,作为一国的皇后,都应该属于后者。天下是老公的,老公的就是我的(即便离婚也有一半),她有足够的理由和资本藐视钱财。她既不需要拼命去赚钱,更不需要精打细算的花钱。然而,凡事都有例外,历史上还有过这样一位皇后,在她达到一个女人所能达到的地位极限时,却仍然对金钱无限痴迷,甚至在国难当头身家性命不保时,仍旧惜金如命。她便是五代十国时期,后唐庄宗李存勖的皇后刘氏。

刘皇后爱财,更会敛财。我们先来看看她捞钱的两个手段:一是经商。打发身边的宫女太监小厮走进农贸市场,都别在宫里耗着了,做买卖去。“薪刍果茹,皆称中宫所卖”(《新五代史》),水果蔬菜什么的,啥都搞,并挂出招牌:皇家食品。公务员下海,这本身就是一大噱头,在加上皇宫御用这个驰名商标,再整上两句广告词:你想和皇帝同吃一畦韭菜吗?想让你的皮肤和皇后一样细腻吗?那你还等什么,赶快行动吧!这买卖没有不好的。刘皇后很容易淘得了第一桶金,之后便乐此不疲了。这生意没任何风险,你想啊,工商城管不敢管,国税地税不用交,干赚不赔,卖不了还有御膳房兜底,天底下还有这么好做的买卖吗!

再就是受贿。这个来钱更快,连吆喝都省了。刘皇后有这个方便条件,老公是皇帝,权力就不用说多大了,生杀予夺,掌握着全国人民的命运,托他办事的人肯定少不了。可皇帝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否则光握手就忙不过来,哪还有时间去考虑国家大事啊。于是就有聪明人迂回到了皇后这边,两口子给谁都一样,晚上睡觉把话递到效果更佳,免得尴尬。就是不能立竿见影

,也算是一个人事储备,迟早用得上。这方法一直沿用至今,无数事实验证着它的可行性。刘皇后办事钉是钉铆是铆,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毫不含糊。钱财一分为二,一半给皇上,你看,谁谁谁孝敬您来了,这人不错,挺懂事的,有能力有魄力国家需要这样的人才。剩下的一半归自己,入小金库。

那边做生意,这边收贿赂,刘皇后忙得不亦说乎,可能也发出过类似领导家属不好当之类的慨叹,不过是愁在嘴上甜在心里,看着“货贿山积”(《新五代史》)的金银珠宝,再苦再累也认了。这钱她还用不着花,一切吃穿用度照样走宫里的帐,去外面消费了也是回来报销,自己是零开支,干进不出,不发财才怪。唯一花钱的地方,就是给附近寺庙里的和尚尼姑们添些香火。刘氏觉得自己能当上皇后,全是搭帮佛祖帮忙,所以也偶尔出手大方一回。

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其实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女人。女人不一定是软弱的代名词,软弱,是因为她们没有到达一定的位置,一旦位高权重,和男人是一样的,甚至有过之无不及。吕雉的残忍,武则天的冷酷,贾南风的荒淫,独孤氏的强悍,无不证明着这一点。女人也有欲望,而且是强烈的欲望,只是她们缺少展现的机会。刘皇后之所以能够疯狂敛财,就是因为她具备了展现欲望的条件。刘皇后爱财如命,在路卫兵看来,是和她的两个情结分不开的

一是出身情结。刘皇后出身低微,这是她对钱财充满渴望的最原始的因素。刘皇后出生于魏州成安,父亲刘山人是卖野药兼算卦的,家里很穷,并非豪门望族。刘皇后进宫,也是因为一个偶然机会,李存勖灭后梁,大将袁建丰攻打成安,看她长得乖巧,于是送入宫中,工种是当奴婢,皇宫的最底层,那时刘皇后才五、六岁的年纪。整天目睹后宫的繁华,却没有一样属于自己,在这种富丽堂皇的刺激下生存,对钱财有着无限的渴望。当这种渴望深入骨髓时,便成为一种潜意识的欲望了。

你可能会说,刘氏当上皇后,不再受穷了,这种欲望就应该逐年减退才对,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她的欲望不但不会衰退,反而会更加强烈,因为她穷怕了。当一个人真正有过饿得两眼直冒绿光,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的痛苦经历后,才会切身感受到穷的可怕。这也是为什么有些贪官的钱两辈子躺着花都花不完了,还要贪得无厌的原因。他们觉得现在这点钱还不足以让他们有安全感,所以他们要不断与时俱进,以彻底消除穷困潦倒时的阴影。

二是攀比情结。刘氏是李存勖的第三个老婆,在她之前,还有正室卫国夫人韩氏,以及燕国夫人尹氏。这二位都是家世显赫系出名门,刘氏来自民间,又是从底层奴婢干上来的,在她们面前自然就很自卑。而消除这种自卑的一个好东西就是钱财,钱财能让她心里获得莫大的安慰,也可以给她带来成就感,让她说话有底气。

因为要攀比,刘皇后更加忌讳自己的出身,甚至可以不认亲生父亲。老刘听说女儿在宫里富贵了,就乐呵呵的找来了,估计一路上还逮谁和谁说,我这丫头如何如何。突然冒出来个老丈爹,李存勖便让袁建丰来辨认,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弄错就麻烦了。袁建丰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刘山人有个显著特征:黄胡须,而且还是那身打扮。没错,是他。小刘这下急了,这不是来打我脸的吗,我前脚才和老韩、小尹吹嘘我家多富有,多少头牛多少地的,后脚就来个叫花子爹,丢人现眼,不由分说把她爹轰了出去。哪来的叫花子,俺爹早死了。

皇后如此贪财,皇帝难道不管吗?不是不管,是顾不上。这要说到李存勖的一个特殊爱好:唱戏,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常常扮上花脸,穿上行头,亲自操刀上台,不过足戏瘾绝不罢休。刘氏投其所好,刻苦学习歌舞技巧,在一次歌舞表演中被李存勖看中,进而纳入后宫专宠。刘氏最终成为皇后,最终也是靠的这一招先。

李存勖在戏剧表演上很有创意。他自取艺名为“李天下”,一次上台表演,他连喊两声“李天下”,一个伶人上去就给了他一耳光,李存勖问为什么打他,伶人说:李(理)天下的只有皇帝一人,你叫了两声,还有一人是谁呢?李存勖一想,是这么个理儿,不但没有责罚,反而予以赏赐。还有对刘皇后搞恶作剧,“自负蓍囊药箧”(《旧五代史》),扮成刘后父亲刘山人的样子,背了药箱,拿着占卜算卦的幌子,衣衫褴褛的跑到刘皇后寝室,说要找女儿。如此玩闹的皇帝,整天生活在戏里,那还顾得上皇后干什么啊。

刘皇后最后成了名副其实的富婆了,国库钱都没她多。那国库是有进有出,要给工作人员开工资,还要拨军费。刘皇后这不会,光进不出,只会越来越多。到最后,国库都不得不向她伸手借银子。同光三年(925)的秋季,黄河泛滥,庄稼绝收,税收不能保证,财政出现赤字。就连皇宫卫队都发不出工资,饿死了不少人。这事非同小可,连保护皇上的人都吃不饱肚子,这安全能有保障吗。于是就有人向李存勖建议,让刘皇后拿私房钱出来给将士,现在全国就她一人富得流油。

结果刘皇后断然拒绝,大言不惭的说,“吾夫妇得天下,虽因武功,盖亦有天命。命既在天,人如我何!”(《新五代史》)。俺们两口子能有今天,那都是命中注定的,现在混到这份上,也是命该如此,靠人力是解决不了滴。那意思,别老惦记我这点钱,花钱也没用,认命吧。后来实在拖不过去了,老公眼都红了,就拿出来个首饰盒递给李存勖:我就这点家当,都拿出来了,你省着点花吧。

这还不够塞牙缝的呢,李存勖没办法,就来了个寅吃卯粮,预收明年的赋税,老百姓更没活头了,国家变得混乱不堪,大将军李嗣源趁乱起兵。国家不保,这下刘皇后也慌了,赶忙拿出一部分钱分给士兵,好让他们坚守城池。士兵们都很气愤,说我们的妻儿老小都饿死了,还要这些钱有什么用,纷纷扔下兵器逃命去了。刘皇后一看大势已去,也顾不得老公了,赶忙收拾金银细软,拉了好几大车,自顾自的逃到了太原。后来李存勖在兵变中成了刀下鬼,刘皇后走投无路,只得削发为尼。不久,李嗣源即位,下令赐死了刘皇后。这下可好,人死了,钱没花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如何治癫痫病病
贵州癫痫的医院
深圳怎样治疗妇科病好
金乡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