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异界之血族十三圣器第十二章什么人

发布时间:2020-01-22 16:17:50

异界之血族十三圣器 第十二章 什么人?

林彬的心是哇凉哇凉的,虽然说只是多了不下二十个,但是多出来的这一部分豺狼人与原本他所看到的豺狼人相比起来,个头更大,有的身上还有破破烂烂的并不合身的甲胄,林彬猜那是它们的战利品。豺狼人只会制造一些钝器,刀剑枪矛还有铠甲盾牌,大多都是对外抢掠的缴获。所以,能够拥有一件正规的武器或者说铠甲的豺狼人并不多!但是再破破烂烂的铠甲、盾牌,那也是装备,终究是能够起到一些防御作用的,而在战斗中,这就足以令原本战斗力就远在普通人族之上的豺狼人占据更大的优势。

当然了,林彬倒是没有将这些破烂的铠甲放在心上,要是全身铠还麻烦点。令他头痛的是,这是不是意味着,这群豺狼人还存在着第二个营地!而且,多出这些原本没有计划在内的豺狼人,无疑又增加很大的变数。

林彬小心翼翼地换了一个观察点,仔细地观察着营地的四周,想要从中找出那些多余出来的豺狼人的“源头”。

德雷蒙德·麦克格雷走出了自己的帐篷,皱着眉头看着不远处的营地,这些豺狼人,就是天天强迫他们洗澡,身上也总是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臭气。这令他感到十分难以忍受。要不是豺狼人种群繁殖迅速,又有着还说得过去的战斗力,十分适合用来做为战争中的炮灰使用,恐怕这个种族早就被联盟从战斗种族的行列中踢出去了吧。但是目前他所能够驱使的属下,也只有这些豺狼人,所以他即便是再厌恶,也只能够耐着性子忍受。

“子爵大人,我们何时出发?”站在帐篷外阴影里的一个白肤棕发的中年人走了出来,恭恭敬敬地问道。

麦克格雷看了看天空,带着几分厌恶的口吻道:“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啊!”作为一名血族子爵,他虽然并不那么惧怕阳光的直射,但是仍然会对在阳光下行动感到厌恶。若不是这一片山林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片陌生的所在,而且这一片山林中也确实有不少生物足以对他们产生致命的威胁,豺狼人的智商又实在堪忧,大队在夜间行动实在是不便,他其实更喜欢在夜间活动的。

“克鲁特,都准备好了?”麦克格雷挥了挥手道,“那我们就启程。”

“是!”被称为克鲁特的中年人毕恭毕敬地施礼道。

“对了,我看营地里的卡迪戈是不是少了几头?”麦克格雷又随口问道。

“果然是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您的目光。”克鲁特指着东岭村所在的方向答道,“有三头卡迪戈被派出去探路,还有一头向那个方向搜索的卡迪戈,没有按时回来。它的兽亲尖齿想派几个豺狼人去那个方向找找。”

“尖齿?哼,他好大的胆子!”麦克格雷冷哼了一声道,他记得穿叫尖齿的这名豺狼人,因为它勉强地可以说一些简单的人族语,豺狼人有自己的语言,通常也会说一点兽人语或地精语,但是豺狼人的语言,不但很难发音,而且词汇十分地匮乏,所以其他族群罕有学习的。只有少数人学习了,也只是为了指挥豺狼人的。所以,出现了一个能够勉强说一些简单人族语的豺狼人,就给麦克格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然了,虽然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不意味着麦克格雷就多么地重视它。但是,他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子爵,却是这一片大地上的上等种族,可以说天生就拥有对像豺狼人这样下等种族的生杀大权,尖齿能够在他这里留下印象,在豺狼人中自然就地位随之高涨。已经隐隐成为了这些豺狼人中仅次于首领的第二号人物。

克鲁特垂首不语,麦克格雷摆了摆手道:“抽它二十鞭子,如果说我们回来时,它的兽亲还没有回来,我可以允许它带五名豺狼人去找找。”他知道,兽亲对于豺狼人的重要性,而且这个尖齿在豺狼人队伍中,算是唯一的一个可以直接接受他直接命令的豺狼人,武力在豺狼人中也算是出众,打杀了有些可惜。对于高贵的他而言,自然是不会学习什么半兽人语和地精语的。

“是!”克鲁特垂首应是。

“克鲁特,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完成大人的任务,任何有损于这一前提的行为,都是我所不容的!”麦克格雷看了他一眼又道。

“是,小人明白!”克鲁特浑身一颤,连忙跪下道。

看着克鲁特下去发号施令的身影,麦克格雷又是一声冷哼。

豺狼人开始行动,却并不是向东岭村方向运动,这令林彬心中立时为之一松,要是双方间不接触,这当然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但是他也不能就此返回东岭村,谁知道这些豺狼人在这片山林里弯弯转转地会不会又朝东岭村的方向前进呢,所以他决定跟踪它们一段时间,确定它们不会对东岭村构成危险。

他看出来了,这些豺狼人应当是受过一些军事训练的,虽然说他听不懂豺狼语,但是每当豺狼人中有如同大声发号施令的声音发出,那些豺狼人就整体或者部分地集体行动,没有个体敢拖延迟缓,就足以说明了。

这样的豺狼人无疑是更可怕的,也是东岭村村民所难以抵挡的。

随着大约四十余个豺狼人出发后,两个身影突然引起了林彬的关注,那是两个白皮肤的人族!

从苍虎兄弟的口中,林彬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有黄种人,还有白种人和黑种人,但是两个白种人出现在一群豺狼人中间,就如同一杯咖啡中落入了两滴牛奶一样令人格外地瞩目。

特别是其中的那个皮肤有些白得没有血色的年青人,令林彬感到危险!吓了一跳的他连忙隐藏好了自己的身形,也将自己的气息隐匿起来。

他究竟是什么人?林彬心中暗想。

南京邦德医院咨询电话
六一儿童医院在哪里
湖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太原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南宁男科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