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潮流报告丨拆掉古典音乐厅做电音

发布时间:2020-02-15 00:01:49
潮流报告丨拆掉古典音乐厅做电音,背后是娱乐

2018年12月6日,成都首家电音剧场playhouse(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腾讯、网易两大数字音乐平台版权酣战之际,中国的数字音乐产业悄然完成了整合。资本重新打量起冷落了好久的中国音乐产业,在民谣、说唱焕发新生后,电音成为押注的新赛道,腾讯、网易、华人文化等巨头出手“触电”。在“夜晚”中沸腾的电音魅力何在?来到电音场馆,入场时工作人员好心提醒“厚重的外套、箱包都寄存在前台,否则到时候会活动不开”。不同于普通的慢摇吧,被电音灌注的场馆如同一个巨大的派对,具有极强表现力的DJ在舞台前方打碟,节奏轰鸣、灯光酷炫,台下观众随时可以跳上桌子和沙发嗨起来。置身其中,很难想象这里在一年前还是一个演奏交响乐会的古典音乐厅。拆掉古典音乐厅做电音,争议不绝于耳,背后是一股娱乐消费新浪潮席卷而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电音制作人、夜店老板、电音公司、投资人、音乐节操盘手……感受到一个明确的信号:虽然《即刻电音》温吞,电音节方兴未艾,电音厂牌与制作人还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但中国的电音消费、电音产业潮流,就像当年的电竞、直播、偶像产业一样,你可能不喜欢、可能看不懂、可能玩不转,但它一定会到来。当然,这些美好到来前有个前提,从业者们千万不能出现违法违规行为,连累整个行业登上监管黑名单。新娱乐之争:把古典音乐厅敲了做电音,随时准备负荆请罪成都演艺集团董事长业丹干了一出赌上毕生职业荣誉的冒险之举——把演出古典音乐的音乐厅“敲了”,改造成电音主题剧场。“敲了古典音乐厅去玩电音,你业丹不是要成历史的罪人哦?”质疑声此起彼伏。二十年来,业丹一直是文艺演出江湖里“带头大哥”一般的存在。2018年11月13日,成都,业丹在“文化创意与世界城市崛起2018环球盛事成都峰会”上发表了演讲(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资料图)成都的演出市场,无论是高雅艺术还是流行音乐,他都是绕不开的码头。业丹操盘过的演出场次共近5000场,既有宋祖英与多明戈同台的演唱会,又有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剧院、维也纳皇家管弦乐团等演出,还承办了周杰伦、张学友、五月天、刘德华等歌手演唱会。所以当他提出古典音乐厅的变身计划时,自己随时做好了“负荆请罪”的准备。“他们都说我胆大包天,主管单位领导跟我拍桌子,生了我三个月的气。”起心动念,是因为业丹去了两次space。比playhouse早出生两年的space,已经是网红地标,电音舞池夜夜暴满,超级富二代、明星、网红出没,每晚生意火爆,闻名亚洲。说是“主题剧场”,最直观和直接的盈利模式仍是“夜店模式”。消费者沉浸在电音浓烈炙热的氛围中,为卡座和酒水买单,场馆生意火爆。去了两次space,专注音乐演出市场二十多年的业丹敏锐感觉到,“电音是潮流,年轻人喜爱的谓之潮流,而潮流就意味着蓝海,财富的蓝海。”不止是业丹,还有很多人感受到了电音潮水涌动的方向。赫本电音馆舞台总监Michael做DJ的经历可追溯到迪斯科时代,做了25年,属于中国第二代DJ。在Michael北漂追逐DJ梦的时候,DJ还属于不入流的行业。“很多人不不知道这个做什么的,家里人也反对。”2018年颠覆了Michael的三观,电子游戏、迪厅,以前都是逃学的坏孩子混迹的地方,现在电竞成为职业竞赛;“迪厅2.0”版本夜店注入电音元素,成为新经济消费符号。一路读着重点高中、重点大学的理工男钟子齐,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学生。在电音圈里,他以AntiGeneral这个名字闻名。自学成才的他提出想以电音为职业的时候,父母已不再有“电音制作人是混迹于三教九流‘夜店职业’”的误区,而是很理性地思考:“他这个职业比较小众,即便在音乐的门类里也算小众,我们觉得要长久以此为职业的话,会比较辛苦,做父母的都不希望孩子过得太辛苦。”
维生素D3是鱼肝油吗
敏奇对鼻炎效果好吗
首荟通便哪类人能吃
灯盏花滴丸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