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蔷薇战皇 第一百五十四章 爱说话的小剪秋

发布时间:2019-11-17 04:09:46

蔷薇战皇 第一百五十四章 爱说话的小剪秋

莲花帝国,花属国的第一座城内。

两位牵着高头大马,衣着鲜艳,好似富家子弟的家伙在街道上闲逛着。

由于这是莲花帝国第一座城市,多数进入莲花帝国的命者都要在此落脚、休息。补给。

近日以来,受金莲玉藕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命者从大陆四面八方赶来,因此显得这座城池比较拥挤。

拥挤的街道上,这两位富家子弟漫步并肩而行,不是他们两人不想走快,而是确实太拥挤,前面的人不走,他们根本走不了。

两人中,其中一位侍女打扮的少女正摇晃着脑袋打量街道两旁的商家,一边打量,这侍女还禁不住的一阵撇嘴,好似对这些商家店铺极度不满意。

过了许久,这侍女的步伐逐渐慢了起来,情绪也好似有些忍不住了,这才开口道:“少爷啊,这里就是进入莲花帝国第一座城池了吗?”

“真是的,咱俩都在这xiǎo街道走了好半天了,怎么那么多人啊!”

“哎呀,我饿啊,肚子都咕咕的叫了半天啦!能不能走快一diǎn,找家酒楼吃diǎn东西啊!”

“唉,我怎么都觉得,这座城池好xiǎo哦,早知道那么xiǎo我就不来了。”

随后,这一身绿色打扮的侍女貌似觉得感慨的还不够他,于是又有些感叹,哀怨这説道:“唉,这里都没有咱们那城池一半大呢没意思啊,真实辜负了我剪秋的期待啊。”

这侍女打扮的xiǎo姑娘还真有意思,一边摇头晃脑袋的评论着城市的种种,一边又有些失落的揉着肚子埋怨,那样子,看起来可爱极了。

侍女旁边的公子,一身劲装,头戴珠光宝玉冠,乌黑的秀发高高挽起,在人群之中显得鹤立鸡群。

这公子行进之间的步伐灵动有力,脸庞上挂着标准式的微笑,整个人显得风度翩翩,颇有活力。

这公子待看到身边的侍女如此哀怨,那公子只能是一个劲的摇头,因为他太熟悉这侍女的性格了,所以也就不拿侍女説的话当回事儿。

“哎呦喂,xiǎo剪秋,你这是埋怨什么呢?”

“这可都到人家莲花帝国的地盘上了,你给我少説话!再説什么大,説什么xiǎo的,你就不怕嘴巴惹上麻烦呀!”

这公子打扮的,自己是这侍女的少爷了。

这少爷呵斥着那位侍女,却忍不住掩面而笑,这么一弄,言语之间哪里还有一diǎn斥责的问道呀。

“少爷人家委屈嘛。”

“这好不容易来到莲花帝国了,人家骑马都骑了好几天了,你看看嘛,这拥挤的xiǎo路,这xiǎo房xiǎo楼的,一diǎn气势都没有,都没什么看头!啊啊真让人失望啊。”

侍女剪秋嘟着嘴巴,十分委屈的説道,好似这莲花帝国令她很失望,她现在饥饿加疲惫,令他十分烦躁,所以她恨不得呜嗷乱叫一通。

“嗯??莲花帝国不是xiǎo房xiǎo楼的?那你觉得,莲花帝国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呀?”这一身劲装,面似宝玉的少爷玩味的看着剪秋问道。

“应该嗯?莲花帝国嘛那就应该花花绿绿,大大方方,鲜花盛开的嘛,或者説莲花花开朵朵多多呀。”

侍女剪秋好似説了一段绕口令一般,嘟囔出一番古怪至极的话。

“大大方方?那是形容人!”

“鲜花盛开?你这是什么脑子啊,这马上都进入秋季了,花还开?开你的头!”

“天气都变冷了,你都知道多加衣服了,那娇气的花儿呢?哼,让你当花,你开一个我看看!”

这少爷语言貌似颇为犀利,对于xiǎo剪秋如此迷糊的疑问,他除了一顿斥责就是一顿蔑视,好似剪秋吃瘪他很爽很爽一般。

“哇哦对哦唉,也对哈,天太冷,没多少花会开滴

。”

剪秋拔楞了一下她那榆木一般的脑袋,又好似想起什么,“不过,其他花没开,那莲花一定开了吧?不然哪里来的金莲玉藕让很多人抢夺呀!”

侍女剪秋声好似无所谓的説着话,反正她是想到哪里就説到哪里,街道上那么多人,乱糟糟哦的谁能听到她説的,于是她是一diǎn避讳都木有。

可这次,她的话音还未落,这旁边器宇不凡的少爷就慌忙伸出手捂住了剪秋的xiǎo嘴巴。

“烧茄,迷雾喔醉干妈啊?”被少爷突然捂住嘴巴的剪秋呜呜囔囔的嚷道。

捂住了嘴巴的剪秋竟然还不老实,这下那少爷可就生气了。

“哼,你个臭剪秋,你説什么金啊什么莲啊什么玉藕啊,你就不怕别人不知道咱是来看金莲玉藕是不是?”

“哼,坏了本少爷的大事,本少爷以后再也不带你出来了!”少爷一脸的佯怒,语气十分生硬,捂着剪秋的xiǎo嘴,低声对其説道。

“唔唔唔唔烧茄,捡球脱了,捡球菜铺烂甩发辣!”被少爷捂着xiǎo嘴无法正常説话的的剪秋,只能唔唔的哼哼道,也不知道她説的是什么。

不过旁边的少爷也比较聪明,他大概听出来剪秋所谓的“烧茄,捡球脱了,捡球菜铺烂甩发辣!”的意思,剪秋这话翻译成正常语句就是:“少爷,剪秋错了,剪秋再不乱説话啦!”

看剪秋认错,这少年微微皱眉颔首,“你想正常説话?”这少爷轻声问道。

感觉呼吸都有diǎn费劲的xiǎo剪秋,那xiǎo脑袋跟xiǎo鸡啄米一样迅速,连忙diǎn了diǎn了头。

见剪秋diǎn头同意,器宇不凡的这位少爷则眼珠转了一圈,好似精明的狐狸,随后计上心头,低声对其説道:“好吧,好吧,本少爷让你説话!”

“不过,説话归説话,告诉你,若是你再给我説错话,本少可就不理你了,哼!”

説完,这位少爷才放开了捂住剪秋嘴巴的那只手,侧步前行。

少爷手刚一拿走,xiǎo剪秋好似被捂的受不了了,连忙蹲下身子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

而后剪秋发现少爷已经往前走了,于是连忙牵着自己的那匹骏马追赶少爷。

追赶上少爷后,xiǎo剪秋看着嘟着嘴巴不説话的少爷,顿时真有diǎn害怕了。

“少爷,剪秋保证,一定听话,剪秋保证不乱説话了,少爷原谅我吧。”

这xiǎo剪秋可最怕这公子不,这九公主!

剪秋最怕九公主生气了,因为这九公主一生气就是以沉默对待自己,自己无论説什么好玩的有趣的,九公主都不言不语,搭都不搭理自己一下啊。

可自己呢,天生就是叽叽喳喳还爱説话,忍都忍不住啊。

所以喽,惹九公主生气了的xiǎo剪秋,现在心里怕怕的,那感觉,那感触,简直就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啊。

少爷不搭理自己,xiǎo剪秋只能默默的跟着少爷身后,再也不敢在这片不熟悉的地方乱説话了。

仔细想一下,少爷説的也对,人生地不熟的,自己还是少説话的好呀,毕竟祸从口出嘛。

保定市第一医院预约挂号
湖南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贵州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泸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广东省中医院二沙岛分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