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救场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1:21
摘要:退休警官成为了名噪全市的推理作家,为解杂志社的燃眉之急,出马续写一部残缺的推理小说,从此介入到了一起扑朔离奇的凶杀案,在案情山穷水复之际又被自己的徒弟请出山,几经周折,最后终于将案情厘清。 我从警界退休已经十多年了,想当年也算是这个城市小有名气的刑侦专家,如今在职的警界精英十有八九也都是我的门徒,即使不是亲手带出来的也是门徒带出来的。刚退休那阵,他们遇到棘手的案子总是来请我,我是去也不好不去也不好,一个退了休的人,跑去指手划脚,徒弟们巴不得,可是头儿们的脸上还是过不去,别看他们表面上怪热情的,内心的那点小九九我是心知肚明的。不去吧,人家会说你拿架子,徒弟们也没面子。再说,我这个人一生就有一个侦探情结,现在突然离开了还条战线,心里老像猫爪似的,那股难受劲儿实在难以言表。思来想去,总是左难在难,不得已,只好狠了狠心,干脆回乡下隐居写起了推理小说,过一个干瘾。
我的居所十分偏僻,路也不好走,晴天车子不免强可以通行,雨天就只能靠两条腿了,这样一来,我就真的跳出了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除了偶有三两文友来往外,平日基本上都是孤芳自偿,忙时赶稿闹得天晕地转,闲时无聊就荷锄上山挖些百合冬笋,翻相倒櫃地找出些陈年老酒,自酌自饮,得意时便击碟呤诗,日子渐渐的也算过得去了,有时想想,觉得还蛮惬意的。
天下着濛濛细雨,我正在赶一篇稿子,吱呀-声,门被人推开了。
“哎呀,真是一塌糊涂!”
甩着雨伞上的水,人未到声先到的是夏天,《绿城文学》的执行主编,我的老朋友。
“真是一塌糊涂!”是夏天的口头禅,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要他一开口,便是“真是一塌糊涂!”就为这,我曾多次严正向他提出,让他改掉这个坏毛病,可他当面诚恳接受转身依然如故。你说他-个执行主编,人家把稿子送给他,写得再完美,他-看便说“真是一塌糊涂!”叫人家怎么想?
“你这路也该修修了!真是一塌糊涂啊!”夏天把还在滴水的伞顺手放在我的写字台上,一屁股坐在我的真皮转椅上,望着我说。
“哎哟,老夏,今天是起了什么风,把你这个大忙人给吹来了?”我递了-根烟给他,笑兮兮地看着他说:“是啊,这路早该修了,可是好几公里哩,钱从哪里来?再说,也不知道你今天要来呀,要是知道,我就给老天爷下道旨令,让它别下雨……”
“哟哟哟,看你说的,好像我就不该来似的。”夏天装作不高兴的样子说。
“那里、那里,你可是贵客啊!请还请不来呢……”
“贵客?!别说得那么好听,我知道,我就是块牛皮糖,谁沾上了想甩也甩不掉。这不,上次在你这里喝的三十年“加饭”,这些时老是回味无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早上一起来就像着了魔似的,两只脚不由人就冲着你这里来了,真是一塌糊涂!”
我被他那副滑稽相弄得啼笑皆非,摇了摇头说:“你呀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呢?你说得没错,你还真是块牛皮糖,不就是几瓶“加饭”吗?还值得你拖泥带水地跑这么远的路?”
“值!值啊!你是不知道啊添老,如今珍藏三十年的加饭不值一万也少不了八千,能喝上一口,神仙都不愿做了,别说是几公里泥巴路,就是趟刀山下火海,我看都值!”他眉飞色舞地说着。
“啊?!这酒还真那么牛?我还真想不到。想当初我到绍兴出差时,这酒才几毛钱-瓶,当时我的一个老战友看我喜欢喝,我走后他给我发了五箱过来了,那时我的家小还在乡里,酒来了之后就丢到地窖里,后来工作一忙早忘到爪哇国去了,要不是这几年回乡戒侦查瘾,只怕孙子辈都不会发现它呢。说起来也巧,去年冬天我闲得没事,到竹山上挖了-些冬笋,刚好又新熏好了腊肉,就用冬笋炒腊肉,那股香味儿真叫绝,-下子就勾起了我的酒瘾,我翻箱倒櫃地位找了老半天,连酒瓶的影子都没发现,后来鬼使神差地跑到了地窖,才发现了这些宝贝‥‥‥”
“我说添老,照你这么说存货应该不会少吧?别光说不练呀,像个吝啬鬼似的,我们是什么交情?馋虫都给勾出来了,你还磨蹭个没完……”
说起我和他的交情,也应该有十多年了吧,我刚退休那阵子跟所有的人一样,患上了退休综合症,成天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茶不思饭不想,神经兮兮的。后来为了打发时光就开始写点推理小说,处女作是《古宅惊魂》,几经修改自觉对得起读者,便送到了《绿城文学》编辑部,接我稿子的正好是夏天。我还清晰地记得,他拿着稿子仔细地看了半天,我以为他会说几句客套话的,没想到他开口便说“真是一塌糊涂!”我见他这么一说,觉得发表无望,便打算要回稿子,可他塞进了抽屉,我只好作罢,没想到月底杂志出刊时我的那篇小说竟刊在了头条。那天他给我送杂志来还给了我一千二百元稿费,见面他还是那句话“你的文章真是一塌糊涂!”我不知道他是貶还是褒,不过从此我们就成了好朋友。
说话间不觉就到了午饭时分,老伴不声不响地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菜是自己种的,没用化肥没打农药,鸡是自家鸡孵的,吃山上的虫和蚂蚱长大的,蛋是自己养的鸡生的,虽说谈不上名贵,却都是货真价实的有机食品,我指着桌上的菜感叹地说:“知我者老伴也!”
夏天更是啧啧称赞:“妙,妙啊!如今能吃到这么好的有机食品,夫复何求!添老,嘉肴配美酒,完美得一塌糊涂!”
我撬开瓶盖,为我俩各斟了一杯。
他双手捧起酒杯放在鼻下,紧闭着双眼-遍又-遍地深呼吸,接着轾轻地抿了一小口,咂巴咂巴嘴唇,“过瘾!真他妈的过瘾!不愧是三十多年的窖藏真品!幽香甘醇,回味无穷啊!”
酒过三巡,赞美酒的词也搜肠刮肚地说光了,这才边喝边扯起了闲篇。
“最近过得还好吗?”
“好?!好个屁!真他妈得一塌糊涂!别说是我们这样三流的杂志,就是国级的杂志又怎样?还不是被网络文学给边缘化了?如今有几个人花钱买杂志看?唉!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啊!”
“哦?!咱们的杂志不是办的好好的吗?”我一头雾水地说。
“好好的?!天啊!看样子你少说也有一年没看过杂志了吧?”夏天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刺击,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说:“亏你还是杂志台柱子作家呢,这-年来你不但没看过杂志,我想你大概连寄给你的信封都没拆开吧?—年前杂志就改版了,《绿城文学》早就就变成《绿城推理》了,那上面期期可有你的大作啊,你居然瞄都没瞄一眼,一塌糊涂,一塌糊涂啊……”
“还真给你说对了,这-年多来我忙得卵子翻六天,除了赶稿还是赶稿,哪有闲功夫看杂志?啰,你看,那儿堆了一大堆邮件呢,不光是没看你的杂志,其他的也没看呀。哦,改版?为什么要改版?《绿城文学》不是很有影响力吗?为什么要改成推理呢?”
“添老呀添老,叫我说你什么好呢?我看你是“冇生过儿不晓得X痛”,没办过杂志哪里知道办杂志的难啊,没错,几年前《绿城文学》的确很有影响力,-个三流的文学期刊居然发行量超过五万份。不过那都是老黄历了,如今不同了,纯文学不吃香了,人们的口味变了,喜欢惊悚猎奇和性文学,办杂志也要与时俱进啊!不然就没有读者,没有了读者杂志还有存在的可能吗?我们搞了半辈子的文学,总不能让她在我手里寿终正寝了吧?没法子啊,为了迎合读者的口味搞低级趣味咱做不到,可不变又不能生存,想来想去就改成了推理……”
“难为你了,我还真不知道你们办杂志有那么难,这些年来我是躲进深山成-统,清闲倒是清闲了,外面的世界也就离我渐行渐远了,没想到才几年功夫,这世界就变得让人不认识了。与时俱进,对,从哲学的观点看,不变是暂时的,变是绝对的,生命在于运动嘛,文学也一样,自古到今不是也经历了唐诗、宋词、元曲、明剧、清小说吗?如今是信息时代,网络文学兴起是必然的,传统文学只能在与时俱进中求发展,可以想象,《绿城文学》改版后-定会有强劲的生命力……”
夏天一仰脖子猛地干了一杯酒,抿了抿嘴唇,摇了摇头,苦着脸说:“生命力强不强天知道,效益倒是有回升,不过随之而来的尽是些麻烦,咱们杂志社如今是一塌糊涂!你是知道的,过去几个编辑都是搞纯文学的,对推理小说不在行,杂志改版后他们就辞职干起了自由写手,为了新起新发,杂志社新聘用了两个编辑,负责长篇连载的编辑名叫许强,负责短编的叫焉莉,据说他们俩个都是推理小说行家,并且还是情侣。第一期我们配合得蛮好,可是从第二期开始就搞起了内耗,许强和焉莉一唱一和,跟我唱起了反调,我说可用的文章他们就说不,我认为糟粕太多的文章他俩则大唱赞歌,说什么这才是时代潮流,斗来斗去只好妥协,各自选上一两篇,这样一来杂志的质量就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读者反应强烈。我一个快退休的人,与年青人争来斗去有什么意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再混上一两年,日子到事情了。树欲静而风不止,你想安安稳稳地过两年,人家偏不让,眼看这一期要编稿了,他们俩个编辑却跟我玩起了失踪,住处没人,电话又不通,他俩失踪也就罢了,与他俩联系的作者也不见了踪影,短篇还好说,投稿的人多,挑几篇文章不难,可长篇连载问题就大了,一直登载得好好的小说,忽然中断了,你说,这不是跟我出了-个大难题吗?按照计划还有两三期这部长篇就该刊完了,就这么不了了之怎么向读者交待呢?继续刊下去吧?又找不到作者,就是有人愿意续写,不可能天衣无缝,我把熟悉的作家想了个遍,觉得只有你添老有这个实力,说老实话,我今天来你这里,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真实意图是请你救场,帮我解个围……”
“我帮你救场?!我就知道,你是亱猫子进屋准没好事!续写?怎么个续法?叫什么名字还不知道呢,假如是一堆糟粕,不埋没了我一世英名吗?亏你想得出来!”我又好气又好笑地说。
“添老,你就拉兄弟一把吧,救场如救火啊!凭我俩这交情,你不救我谁救我?管他精华还是糟粕呢,又不用你的名字,你知我知天知,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是你写的?只要你帮我过了这个坎,我夏天是不会亏待你的……”他只差没跟我下跪了。
我这个人有一个怪毛病,就是经不住人家求,人家三求两求我的心就软了,看到他那副可怜的样子,真不忍心驳他的面子。我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说:“唉!你呀你,真是块牛皮糖,沾上了你甩都甩不掉!罢了、罢了!算我点子低,碰到了你这个伍子胥!看样子我也只能勉为其难了。不过,我得先看看那个东西,只要不是太不像话,你这活我就接了,要是太出格,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
“行!真是-塌糊涂!”他脸上的阴云一下子散,气氛霎时活跃了。

《绿城文学》是去年初改的版,原有三名编辑,一名小说编辑一名散文记实类编编辑和一名诗词类编辑,小说编辑李烨,是某名牌大学中文系的毕业生,二十七、八岁,长得一表人才,文笔犀利才华横溢,改版后只有他留了下来,其他俩人因业务不对口而辞职去当自由撰稿人了。改版为《绿城推理》后仍为月刊,小说的量增加了好几倍,因工作需要又聘用了两名编辑,-个负责长篇连载,一个负责短篇,中篇仍甴李烨负责。长编连载的编辑叫许强,原来是一个网络写手,主要是写侦破小说。在“烟雨红尘”上发表过三十余篇作品,其中《神探》系列小说人气较高,我也看过部份章节,觉得写作功底还可以,就是对刑事侦查太外行,有些情节杜撰得不合情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别看惊悚离奇搞得神乎其神,其实是洋相百出漏洞连连,夏天说玩起了失踪的就是他。负责短篇的是外省杂志跳槽来的一个女娃,名叫焉莉,二十六、七岁,人如其名,既漂亮又显得特有气质。
我随手拿起了《绿城推理》的2O13第二期,银灰色的封面上是一幅福尔摩斯手拿烟斗沉思的肖像,给人的印象是深沉、老练而赋有哲理,既大众化又不落俗套,我的小说刊登在这样的杂志上,总算没辜负我-翻心血。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旣然答应了人家,总得看看人家写的什么东西吧,我翻开杂志,找到那个长篇连载,题目叫《鬼屋迷案》,作者叫秋雨,略看了-下,觉得写作功底还说得过去,技巧也马马乎乎,只是题材老套情节一般,说他是-篇推理小说还算说得过去,内容也还健康,虽不是精华却也不是糟粕,为它续写一两个章节也不怎么违背我的做人原则。
我认真地阅读了这篇小说。
《鬼屋迷案》(十四)
(前十三章略……)
我忽然有了一个想法,觉得女鬼也许就是豆花,如果是她,这里面就一定有故事,是惊悚故事还是感情故事?也许二者兼而有之,也许还有更让人惊心动魄内幕。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必须一条道走到黑,我必须揭开这神秘的面纱。
今天晚上我下定决心背水一战,天刚一擦黑我就来到了室内,在黑暗中静静地等候着。等候的时间是漫长的,树欲静而风不止,我越是想静下心来就越是静不下来,思绪像那断了线的风筝,天南地北胡乱驰骋,往事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那一次国道我市南段工程招标会就是我人生的分水岭,人家在招标中发财升官,我却在招标中败走麦城。招标开始之前局长跟我打过招乎,说这次前来竞标的有两个特殊关系,一个是市委书记的表弟,另一个是交委主任的侄儿,不管情况如和变化,他俩个必须中标,你什么话也别说,该得的得,该拿的拿,一切看我的眼色行事。我没想太多,随意点了点头就应付过去了,招标开始之后我早就把它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有一天晚上局长交给我一个档案袋,说是我该得的东西,我以为是什么文件,拿回家一看,原来里面装的是一张二十万元的现金支票,我一见就非常恼火,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受贿吗?我一个受党多年教育的军转干部,怎么可以知法犯法呢?当夜就把那张现金支票交到了市纪委。不正之风我是顶住了,从此日子也就没法过了,单位的中层以上干部见到我就绕道走,上级公开场合表扬我,暗地里却给我穿小鞋,没过几个月就将我改任公路局工会主席,工会主席没干上几个月,又说要竞争上岗,我知道他们这是在变着法儿整我,我一个军转干部,到单位总共才那么几个月,人都还没认全,哪里有什么群众基础?再说我这次把一把手得罪得苦,而他手中的分就足以叫你下岗,我知道,我这是叫化子挑不起――自讨的,明知人家要你下岗,何必还要去受辱呢,一气之下便申请离岗退养了,按市里当时的政策,离岗退养的干部与在职干部享受同等待遇,可是在公路局我却是个编外人,除了基本工资什么待遇也没有,福利分房没我的分,集资建房又不沾边,为此我不止一次找过市委,人家总是搪塞一下把我哄出门了事。唉!要是没有那次招标,我怎么会有这鬼屋之累呢?

共 19995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完了这篇小说,是叹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小说看似是由两个故事组成,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故事由第一人称“我”的推理小说起笔。“我”是一名退休的刑侦专家,为了摆脱因侦查带来的苦恼,而写起了推理小说。因自己的稿件常被《绿城文学》后改名为《绿城推理》的杂志社看中,所以与执行主编夏天有了交情,而此时找上门来的夏天正如热锅上的蚂蚁,他要“我”紧急救场。原因是两个新编辑,一个长篇连载的编辑许强,一个短编焉莉,他们本是夫妻,却双双失去了踪迹。因找不到作者,连载的小说《鬼屋迷案》无法继续,他只好找“我”救场。在“我”顺利完成小说的续写时,“我”的徒弟方滔找上门来,是因为在湖心岛宾馆发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同时也在一个后院发现了一具女尸,无法辨明身份,只好请“我”出山,在我一翻娴熟的推理,以及多年的办案经验下,很快证实了两人的身份。他们不是别人,就是失踪了的许强与焉莉。而“我”不亏是刑侦高手和推理大师。在“我”的侦破与推理下,通过焉莉的小说《网恋》找到了凶手范伟才。小说看似是两个毫不相干的故事,却被作者巧妙地相连,感觉是故事中的故事。作者对侦查方面的推理分析很到位,很像一个老侦查员,层层递进,如剥茧抽丝。而且,作者对于情节的掌握更会娴熟自如,两个故事的转换,后来的“腐尸案”,更是 只想一口气读到底,读后仍然意犹未尽。问好作者,欣赏推荐!【实习编辑:梦里无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0 2507】
1 楼 文友: 2015-0 -2 22:47:4 问好文友,感谢文友给我们带来这样一篇佳作。【声明:此篇作品首先是林儿老师编辑过的,因为技术原因,老师发表不出来,我才代为发表的。】文中对于刑侦方面的描写,细致入微, 引人入胜 。虽然我不懂刑侦,但也觉得作者写得很真实、吸引读者。问好作者,希望再创佳绩,祝创作快乐。
2 楼 文友: 2016-08-08 09:24:52 宏声聚精会神欣赏远方文友佳作,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大开眼界,增长知识,爱好写作的人取经来了。向远方的老师问声好,我们相聚大型文学网站江山文学网,握手,祝老师万事如意!宝宝上火怎么办
小孩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孩鼻子流鼻血怎么办
宝宝健脾吃什么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