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名导演曝丑闻某老板愿花50万求包夜女星

发布时间:2019-07-09 14:55:58

名导演曝丑闻:某老板愿花50万求“包夜”女星

主创在上海为新剧宣传

金羊-羊城晚报3月11道“这次发布会,可能是在座媒体参加过的最失望的一次。因为这里没有你们想象中的明星大腕,只有冯一非、孙涛(点击观看孙涛影视作品《家遇房小》)、姜彤三个演员,还有我这个不知名的导演。如果我是我也着急,这个点在那儿,炒作点在那儿?”前日于上海举行的《我和丈母娘的十年“战争”》(以下简称《丈母娘》)发布会上,导演单联全这样开场。他之所以火药味十足地说话,是因为主持人之前没有读出在场演员的名字。

虽已年近古稀,但单联全的“愤青”脾气几十年如一日———《东北抗联》让他登上事业高峰,他却因拒不领奖而得罪某电视剧领域权威机构;他在最红时不乘胜追击拍商业剧,却耗费五年、四处借债拍摄革命烈士题材电视剧《赵一曼》;好不容易等到《赵一曼》将播,却因为某种坚持而被人物原型的后人告上法庭……

单联全近年终于转战“最安全”的亲情剧领域,执导了《我的丑娘》、《我的老爹》(原名《我的丑爹》)等诸多“收视黑马”。但他前日在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还是忍不住不断“放炮”,踢爆演员炒作、老板包女星、导演编剧请枪手等种种潜规则和不良现象,“人人都说商业打假,其实艺术打假才迫在眉睫!假酒至少有酒精,但假艺术里,全是水!”

放炮1:高片酬

“某‘三线以外’演员,片酬从3万元涨到25万元”

单联全的戏里虽然会出现刘涛(点击观看刘涛影视作品《阿宝的故事 电影版》、《寒夜》)、秦海璐、翁虹(点击观看翁虹影视作品《女巡按》)等明星,但他也很看重冯一非、孙涛、姜彤这些不算太出名的实力派。单联全表示,他考虑得更多的是钱花得值不值:“我们要为投资方考虑。他们给你钱,你不能乱花。中国每年有2万集戏,但能播出的顶多4000集,80%的戏都死掉了。所以说,现在投资影视能有百分之二三十的利润就了不得了,但我能保证投资商的回报率超过100%,甚至150%。‘死’掉一批老板,这样我也把自己做死了,我要保证他们赚钱!”

单联全称,自己在2007年拍《我的丑娘》,某“三线以外”的演员开价拍一部剧收3万元,他嫌贵没用;到2009年拍摄《我的老爹》,该演员开价8万元,单联全继续不用;孰知到2010年拍摄《丈母娘》时,这个演员已经涨到了15万元,而在前几天,该演员更要价25万元。单联全感慨地说:“当时拍《丑娘》才花费不到1000万元,拍《老爹》不到2000万元,到了《丈母娘》,就2000多万元了。涨幅全在演员身上,别的几乎一分钱没涨!”在单联全眼里,“一线演员拍一部剧拿20多万元就可以了,现在却都是七八十万元”。

遗憾的是,漫天叫价的演员们依旧有市场。单联全称,影视圈如今热钱滚滚,各行各业的老板拿着成捆的钱来剧组,指名道姓地要明星大腕参演:“今年尤甚,因为房地产不行了,很多房地产商都把钱投给影视。结果,一大批戏出来了,但全是泡沫,真正能面世的有多少?我们拿中国股民的钱、拿着民间资金拍了很多戏,却做了一堆破戏,养了一堆破人!”

放炮2:潜规则

“有老板声称包下剧组的所有食宿,条件是要认识刘涛”

当年唐国强(点击观看唐国强影视作品《奇志》、《中国1945》)成立演员委员会,欲为“被潜规则”的演员讨回公道,单联全说了这样一句话:“被潜规则,既是导演想潜规则,也是演员想被潜规则。甚至有时候她们还主动求献身。”

单联全承认,潜规则在圈里确实存在,背着一袋袋钱来砸他,要他拿女演员来“交换”的老板们络绎不绝,而自己剧组的女星也曾出现过被包养现象。但他强调,这个圈子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没有一个干净的”。

单联全举了刘涛作为正面例子:“我拍《丈母娘》时,剧组聚集了三个漂亮女人———刘涛、秦海璐、冯一非。一些老板蜂拥而至,请吃饭,声称要包下剧组的所有食宿,条件是把刘涛介绍给他。我当时就说:‘她不是这种人!’还有老板问:‘刘涛皮肤白不白?’我一听就火大:‘你这是侮辱我!’我告诉他,娶妻当娶刘涛!不仅因为她漂亮,更因为她对丈夫的爱。她老公来剧组探过班,他们俩的恩爱让我们很羡慕。当时剧组在大别墅拍摄,房子很大,但是住二楼的刘涛坚决要求助理把床从一楼大厅搬到刘涛自己的房间门口,就是为了向外界证明:‘我没别的事!’”

冯一非也受到单联全的赞赏:“曾有一个外地的老板,觉得她(冯一非)像金喜善、李嘉欣(点击观看李嘉欣影视作品《花魁杜十娘》)(微博),一路从南边追到大连,声称要不惜一切代价‘支持’她,投资拍戏、负责食宿,干吗都行。最后都被她拒绝后,他提出,实在不行就只包一晚,(他给)50万元,但还是被(冯一非)严词拒绝了……”

单联全表示,自己从不搞潜规则:“主要演员由我自己选,我和女演员不是靠潜规则建立联系的,没拿你好处,我自然有底气。次要演员由剧组先选,选了四到五个后,我再来挑。如果剧组有人吃了、拿了别人的,或者潜规则了,但最后到我这里我却不用,那他们就麻烦大了。”

放炮3:请枪手

“故事似曾相识,全部是东抄一块、西抄一块”

让单联全气愤的,还有一线导演请枪手一事,“一位导演,真的一年拍一两部好戏,还一连拍几年,恐怕早就吐血了,而他们一年却拍七八部戏,怎么拍的?其实很多导演根本连拍摄现场都没去过!都是靠副导、摄像拍摄完成的。这些导演居然带着演员出席各种发布会和首映式,大言不惭地介绍自己的拍摄经历。”

他表示同样请枪手的还有不少“金牌编剧”:“一个编剧一年写一两个本子就了不得了,但他们也一年出七八部戏。他们有专门的团队,谁负责写什么分工明确。所以,你们看到的故事全部似曾相识,全部是东抄一块、西抄一块。”

无奈的是,即便圈中人都知道这一情况,也无人愿意出声:“有些领导都知道,但他们并不想说,因为署上金牌编剧的名字,戏就能卖出去;有些媒体也知道,只要到剧组待三天就可以发现那个导演到底在不在现场,但没人愿意曝光,因为太复杂,又得罪人。长此以往,就造成现在的现状,他们把钱、名都捞了,却出来一堆垃圾产品。”

事实上这些导演、编剧自己也是骑虎难下:“好导演有拍不完的戏,没名气的导演则到处找钱。一个作品红了之后,会有很多人要求你‘挂个名’,开了个头之后,你就恶性循环,逼着自己造假了。《丑娘》播出之后,也有很多人找我,说本子不用我写,只需挂名。但我坚决拒绝了。”

对于有关部门“左一个限令右一个限令”的做法,单联全认为是“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老管”。在单联全看来,“该管”的应该是对影视剧数量的把关:“相关部门如果真想管,就应该下令,一个导演一年只能拍两部戏;一个编剧,一年就写两个本子;一个演员,一年就接两三部戏———多了我不批!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保证质量,每个人都拼了命把这几部作品做好!”

放炮4:乱炒作

“印小天他正经事儿不干,多悲哀,拿丑闻来炒”

单联全称,很多花边其实是有人故意炒出来的:“现在有很多经营公司、策划公司负责包装,就连我也被策划公司找上了。他们跟我说,单导你早就该红了,我给你炒炒绯闻?我说我这儿没漂亮女孩,炒谁?张少华?丑老头配丑老太太?接着, 又有公司发来策划方案,说我给你一漂亮姑娘,炒绯闻,炒结婚。再下来,有个公司策划案‘靠谱’一点了———他们说,文章名字都给你想好了,叫‘十大戏红人不红的导演’,我们把你排头一位!我只能感叹,原来社会已经浮躁成这样……”

最让单联全反感的炒作,是前段时间的“印小天打人”事件:“有些造假的,已经到了不要脸的程度。比如印小天打人的事,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太丢人了,这就是策划公司的杰作,但当事人也很配合。这个演员(印小天)我也接触过,我的《丑娘》、《老爹》、《丈母娘》都想找他演,我曾经很看好他,但他没理睬我。结果他正经事儿不干,多悲哀,拿这些丑闻来炒!”

微信小程序是什么意思
收银系统
零售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