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梦回武唐春 第199章 城府

发布时间:2019-12-04 21:11:43

梦回武唐春 第199章 城府

比起李遥,冯xiǎo宝的聪明并不在他之下,如果説李遥不穿越到大唐来附身到他的身上,冯xiǎo宝或许不可能这么快就能进宫接近武则天,还把武则天给哄的团团转,但纵使不是这样,冯xiǎo宝进宫,那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犹此足以看出,论头脑与能力,冯xiǎo宝比起李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説他不像李遥那样重情重义,真正的能以个人的魅力来让人信服他,死心踏地的与他做朋友,毕竟两人生活的年代不同,为人做事自然也差异甚大。

但现在,李遥和冯xiǎo宝即是一体,那李遥知道的,冯xiǎo宝自然也知道,重新夺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冯xiǎo宝便是把李遥占据他身体时,所做的一切事情,在脑子里进行了一个大的梳理,到了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以他现在的情况,不宜与王闯交恶,必须要想办法和王闯重归于好。

记住,当你想害一个人的时候,千万不要和他交恶,不要不理他,你一定让他慢慢的对你丧失防备,之后你再坑得他万劫不复,这是害人的最高奥义,而这也是李遥从来不曾想过的,冯xiǎo宝从xiǎo是在坑蒙拐骗之中长大的,对这些事情,他自然有着很深的体验,从xiǎo他就懂得,要害一个人之前,得先向那个人装孙子,让他对自己丧失防备,基于王闯的卑鄙无耻,冯xiǎo宝更是觉得,要让王闯万劫不复,他现在必须向他低头。

心里带着这样的想法,冯xiǎo宝从凝香房里出来以后,他便是恬起一张脸,反手将房门关住,对房门外站了好一阵的王闯,嘿嘿的搓手笑道:“哎呀!王管家,真是让你久等了,让你操心了呀!谢谢你的提醒啊!要是没有你的提醒,一会儿让琅王爷来看到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唉!你……”王闯被冯xiǎo宝这突如其来的一百八十度态度大转变,给弄有的些哑口无言,站在那儿看着他,整个人都像是傻了一样,不明所以。

与凝香一样,他也是弄不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进出前后,他完全就好像是两个人一样,简直让王闯都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

冯xiǎo宝则是依旧恬起脸,对王闯説道:“刚刚进去见了凝香以后,我也想通了,之前呢!的确是我的不对,没有把你这兄弟照顾好,是我对不住兄弟你了,我活该呀!所以现在我啊!想明白了,没有女人比兄弟重要的,女人如衣服,随穿随换,兄弟如手足啊!落难时还得靠兄弟相助,你説是吧?”

“呵呵!你现在知道説这些了,当初你干嘛去了?”王闯把头别向一边,高傲的回道。

“当初油蒙了心了呀!兄弟,你就别计较了呗!我给你讲,我刚刚给凝香那傻女人説了,要她晚上子时的时候,脱干洗净在床上等着我,到时你就让琅王爷来呗!她傻了巴呗的脱干洗净了在床上,琅王爷到时把灯一吹压她身上,她连那人是谁都不知道,只会张嘴啊啊乱叫啊!你説是吧?”冯xiǎo宝扯着一张痞子脸,突然xiǎo声的在王闯耳边説了这么一句。

王闯当场就听傻了。

他一向觉得自己都特别的卑鄙无耻心眼甚多,可是他现在才知道,他以前这兄弟,论卑鄙论无耻,他可真的是要超过他很多啊!凝香之前一直忠情于他的事儿,王闯是心知肚明的,本来他都以为,自己这样摆他一道,能让他痛苦,能让知道自己当初做的事有多么的对不起他。

可现在,冯xiǎo宝的一切表现,都让王闯觉得,他的想法实在是大错特错,冯xiǎo宝为了讨好李冲,竟然能这般出卖一个对自己忠情的女人,你让王闯如何能不在心中震惊于此时眼前的这个男人。

从之前到现在,他的表现完全就是两个人,根本就让人猜不透,这个男人骨子里,到底是藏着一个怎样的人格,呆站在那里看了冯xiǎo宝半天,王闯只得在心中想到,难不成刚刚他给自己下跪,在凝香面前表现的那般愤怒与激昂的样子,全部都是在自己面前装,目的就是为了驳得凝香的信任,好让凝香答应他今晚子时等她?

然后,他再以此来讨好李冲?

对了,一定就是这样,王闯自作聪明的在心里想到这儿,他也是释然的diǎndiǎn头,乐呵呵的看着冯xiǎo宝,低声对他説道:“看不出来啊!你还装的这么好,这么像,老哥我真是佩服你啊!xiǎo宝,你今日即然都把话説到这份儿上了,咱兄弟两也没有必要再为以前的那些xiǎo事儿闹僵了,以后咱们还是好兄弟。”

“那是当然,为了一个女人和兄弟闹僵,我他娘的不值啊!女人大把的,兄弟可就只有这几个,你説是不是?”冯xiǎo宝也是乐的伸手拍起王闯的肩膀,乐呵呵的对他説了这么一句。

“是是,你宁愿不要女人,也要选我这个兄弟,这次你做的对,我也不会恨你了,咱们还是好兄弟。”王闯被冯xiǎo宝哄的一愣一愣的,兴奋的回道。

两人就这样重归于好,让王闯心里还一阵痛快。

他就在心里想,李遥愿意不要凝香这个大美人儿都行,也要自己这个兄弟,那他还有啥好説的?他之前恨李遥,不就是因为李遥不把他当兄弟看吗?现在李遥这般重他这个兄弟

,王闯还能説啥,他自然高兴的不得了了?

而且李遥的本事有多大,他心里是心知肚明的,他自觉,继续和李遥做兄弟,他绝对好处不少,再説了,他现在攀上了李冲这颗大树,以后只要他和李遥合作的好,两兄弟完全可以周旋在李冲与武则天之间,两人不仅前途光明,还财源广进啊!这有啥不好的?王闯这阵儿,都幻想着以后有多发达了。

他不仅将这事儿给看的这般长远,还打起了李冲与武则天之间矛盾的主意,犹此也足以见得,王闯到底有多么的聪明,只是他一直忽略了一diǎn,那就是他将眼前的这个男人,当成是了之前和他闹僵的李遥,并不知道,他并不是李遥,而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冯xiǎo宝,比他还要卑鄙无耻的多的冯xiǎo宝。

那试问,凭王闯这样的脑袋,又怎能和冯xiǎo宝比拼?

冯xiǎo宝刚刚是三两句话,就把他给説的相信了他,从另一个侧面更是看出了这么一diǎn,那就是:恶人更需恶人磨,卑鄙更需无耻杀,王闯注定会栽在冯xiǎo宝的手上,而且会栽的很惨,这一diǎn绝对是勿庸置疑的。

而两人不知道的是,正当他们在房门外説的尽兴的时候,仅隔一道房门之后,凝香却是xiǎo心翼翼的蹲座在房门之下,将两人刚刚那些卑鄙无耻的话,给听的一清二楚,其实从冯xiǎo宝刚一出门,把门关上不久,凝香因担心李遥,便是急匆匆的穿好衣服跟了出来,刚好是听到了冯xiǎo宝那些卑鄙无耻的话,所以她才xiǎo心的潜伏在门下偷听,这才将两人间那些肮脏的话,全部都给听到了耳朵里去。

可越是听到这些话,凝香心里越是痛,到了最后,她只能瘫座在地上捂着脸低声痛哭,她真的觉得自己是看错人了,从一开始到现在,她无时无刻不在相信着李遥,可李遥却是这般坑害于她,你让凝香如何能不心疼?

凝香这种时候,都还把外面的那个冯xiǎo宝,当成是李遥,这……这实在是让人有些唏嘘感概。

正当凝香在房门后痛的心如刀绞的时候,二楼上,李冲的身影缓缓而来,他一走到凝香房门前,冯xiǎo宝和王闯二人便是赶紧的弯腰给他行礼。

李冲怪异的看了两眼冯xiǎo宝,这才淡道:“都不用多礼了,起身吧!”

“谢王爷。”两人齐声应道。

“这不是冯护卫吗?你怎么会在这儿啊?”李冲又是将目光盯向冯xiǎo宝,开口追问。

那晚的朝和殿上,李遥以一曲xiǎo柰果儿,技惊四座,还让武则天给了他的节目第一名,所以李冲对眼前这幅皮囊十分有印象,只是他也是不知道,这不是他之前看到的李遥,而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冯xiǎo宝。

冯xiǎo宝自然也知道这些,李冲询问,他才乐的对李冲説道:“回王爷,xiǎo人是代表婉儿姐来慰问凝香姑娘的,听説凝香姑娘要嫁给琅王爷以后,婉儿姐很开心,正好我要出来,所以婉儿姐才叫我来看看凝香姑娘。”

“真的?”李冲不相信的问道。

“嗯!当然有半真半假,相信xiǎo人与凝香之间的事儿,王爷也应该听我这兄弟説了吧?”冯xiǎo宝狡黠的回了李冲这么一句。

李冲立刻扯起脸,颇为惊讶的看着冯xiǎo宝,不知该説什么?本来昨晚王闯给他説那些的时候,李冲就想着要好好利用凝香来收拾李遥的,可现在,眼前这冯xiǎo宝突然给他説了这么一句,还让李冲有些不明所以。

再加上之前,李遥和狄仁杰合力对付安道买的事儿,让他对李遥百般痛恨,他也是万万想不到,眼前的这个他以为的李遥,会对他这般客气,而且还説话如此直接,一半一半之间,尽显出他对自己的讨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王闯则是适时的上前一步,低声的对李冲説道:“王爷,我这兄弟他想明白了,要站在王爷这边,刚刚也是和我説了这想法,所以他骗凝香那傻女人,今晚子时脱光洗净在床上等他,到时王爷你就悄悄进去,把灯吹熄,之后黑灯瞎火,随王爷爱做啥就做啥呀!”

“哼!本王是那么卑鄙的人吗?反正两日后她都得成我女人,本王何必如此心急?”李冲故作气愤的一甩长袖,愤怒的大骂王闯。

“唉!王言此言差矣啊!这娶进门儿的,没有偷着玩儿的香啊!反正都是王爷的女人,王爷何不偷着玩儿了再娶进门,那也一样啊!到时还可以享受一下偷着玩儿的乐趣,忌不舒服?”冯xiǎo宝则是扯起一张痞子脸,畜牲的对李冲説了这么一句。

冯xiǎo宝这阵儿心想的是,能稳住李冲就先稳住的好,今晚上再想办法把凝香救走。

小孩晚上咳嗽怎么缓解
脑梗死的发病原因
孩子流鼻血怎么办
心律失常乏力吃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